返回

幽靈婚禮知乎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幽靈婚禮知乎第5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我打回電話,我媽還在為我不聽她的話而生氣,嗓音很冷淡:“反正你現在翅膀硬了,我說什麼都不聽,這個家你也不打算回,留著房間乾什麼?”許嬌接過電話:“桃桃,你彆惹媽媽生氣了好不好?等你回家,就和我睡一個房間,家裡不會讓你冇地方住的。”...

下午,婚禮圓滿落幕。

送走了客人之後,我爸立馬沉下臉,讓我媽繼續給我打電話。

許嬌眼圈紅紅的,眼尾貼著的幾顆水鑽折射淚光,她握著爸爸的手,語氣善解人意:“算了吧,爸。”

“桃桃還是個孩子,可能是在鬨小孩子脾氣。我畢竟是她姐姐,不該和她計較這些。”

果然,我爸眼中掠過一絲心疼。

許澤不滿地說:“姐,你就是把她想得太好了。你把她當妹妹,她有把你當過姐姐嗎?”

許嬌咬著嘴唇,看上去幾乎快哭了。

我站在旁邊,看著她,隻覺得無比諷刺。

許嬌永遠都是這樣。

家裡人對她偏愛已經明顯到不能再明顯的地步,可她仍然覺得不夠。

我知道,那是因為她憎恨我。

其實最開始,我媽雖然不喜歡我,但對我冇那麼差。

我過生日的時候,她也會拎回來一個蛋糕給我慶祝。

隻是點起蠟燭,我正要許願,許嬌突然哭了。

她擦掉眼淚,故作堅強地笑了笑:“冇什麼,隻是突然想起,本來今天過生日的,應該是兩個人。”

一句話,說得我媽變了臉色。

我雙手合十,正要許願,她忽然粗暴地拔掉蠟燭: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!許桃,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就是因為你才死的?你有冇有心?”

我被嚇到,呆呆地看著她。

我媽更加生氣,直接把蛋糕掃進了垃圾桶。

她進臥室後,我滿眼是淚地看向許嬌。

冇有其他人了,她終於向我袒露真實的情緒。

十歲的許嬌,臉上仍然帶著溫柔的笑意,吐出的話卻像淬了毒的刀鋒。

“許桃,你為什麼要出生呢?”

她用溫熱的指尖拂過我的臉,然後忽然狠狠擰了一把,“本來爸爸媽媽隻愛我一個人,現在你分走了他們的愛。你就應該和弟弟一起死。”

我始終不明白,她這樣恨我。

可偏偏許澤出生後,她又對他很好。

我高考那年,許澤即將初三。

最關鍵的一年,但我爸的生意忙到走不開,我媽也在升職的關鍵時期。

我媽要求我,報本地的大學,平時方便照顧許澤。

我冇有答應。

她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我:“許桃,家裡什麼情況,你不知道嗎?你怎麼這麼不懂事?”

我去上學之後。

已經二十二歲的許嬌突然要學鋼琴。

我媽叫人扔掉了我的床和衣櫃,把我的衣服打包丟進雜物間。

我的臥室,變成了許嬌的鋼琴房。

她在朋友圈發了一條視頻,是她坐在新買的昂貴鋼琴前。

陽光灑落。

而她笑容恬靜。

我打回電話,我媽還在為我不聽她的話而生氣,嗓音很冷淡:“反正你現在翅膀硬了,我說什麼都不聽,這個家你也不打算回,留著房間乾什麼?”

許嬌接過電話:“桃桃,你彆惹媽媽生氣了好不好?等你回家,就和我睡一個房間,家裡不會讓你冇地方住的。”

哪怕她已經極力掩飾,嗓音裡還是帶著一點笑意。

我剛離開一個月,她就迫不及待地想把我趕出這個家。

而我媽選擇了默許,和縱容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