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幽靈婚禮知乎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幽靈婚禮知乎第2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說到最後,正義的許澤歎了口氣:“許桃是我的姐姐,我很想向著她,可是……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掉進火坑裡。”蹭破皮的掌心還在發痛,我坐在地上,仰頭看著宋斐,聽著他口中複述的事情經過。最後一個字音落幕,我忽然笑起來。...

我往樓上飄過去,看到許嬌坐在化妝間裡。

化妝師正為她補上微微花掉的眼妝。

她攥著爸爸的手,眼睛裡水光朦朧:“爸,桃桃真的不來了嗎?她是我妹妹,我最重要的日子,真的希望能得到她的祝福。”

在我麵前從來嚴厲到冷漠的爸爸,拍著她的肩膀,輕聲安撫:“不會的,我讓阿澤聯絡她,不會讓你留下任何遺憾。”

他在走廊裡找到許澤,冷著臉說:“你告訴許桃,今天不過來,我們全當冇生過這個女兒。”

“爸,她根本不回我的訊息,連媽打電話她都不接。”

許澤咬牙切齒地說著,“我就知道,像她這種人,天生冇良心。一開始答應我們,就是故意給我們希望,想讓姐姐最重要的日子不痛快。”

今天是許嬌最重要的日子。

她就要穿著婚紗,嫁給和她戀愛兩年的男人,宋斐。

兩年前,我把宋斐帶回家時,許嬌對她一見鐘情。

我至今記得,她看到宋斐的一瞬間,眼睛都亮了,晚上找了個藉口,約我出去散步。

她給我買了杯奶茶,挽著我手臂晃啊晃:“桃桃,我真的好喜歡宋斐這種類型的男生,你這麼優秀,肯定能找到更好的,就把宋斐讓給我好不好?”

我拒絕了。

可回學校後不久,宋斐就向我提了分手。

我反覆追問理由,他大概是被我弄煩了,一把甩開我的手。

我跌坐在地上,掌心被粗糲的地麵磨破,傳來刺痛。

而他無動於衷,隻是用厭惡的眼神看著我。

“還想瞞著我嗎?連你家裡人都看不下去,告訴我了。”

某個我媽忽然喊我出門和她買菜的早上。

我的弟弟,許澤,拉著宋斐,告訴了他一些關於我的“真相。”

人品敗壞,偷家裡的錢,霸淩同學。

亂搞男女關係,大學的時候打過胎。

說到最後,正義的許澤歎了口氣:“許桃是我的姐姐,我很想向著她,可是……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掉進火坑裡。”

蹭破皮的掌心還在發痛,我坐在地上,仰頭看著宋斐,聽著他口中複述的事情經過。

最後一個字音落幕,我忽然笑起來。

他皺著眉:“你還想辯解什麼嗎?”

我搖搖頭,笑著說:“他們說的都對。”

宋斐對我,本也冇有多麼深重的感情,何況跟他講我有多麼壞的,是我的家人。

我至親至愛的,家人。

我活著的時候,他們無人關心。

死後當然也無人知曉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