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楊俊舒雨晴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4292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突然的,金陵城西一縷光束射向天空,奧頓一劍斬出,斬擊與光束對撞於高空爆炸。

“科技武器?”奧頓冷笑,他們之所以不在城外戰鬥,就是因為忌憚科技武器,即便是這顆土著星球也擁有跨入星空的科技,足以誕生威脅他們的科技武器。

城外,格蘭妮跟陸隱降落在地。

“居然是特雷斯?麻煩了”格蘭妮驚訝道。

陸隱疑惑,“特雷斯?”。

“第一軍事學院前三的強者,戰力達到兩千五”格蘭妮凝重道。

陸隱心中一沉,“隻要你能拖住他,我會儘快解決奧頓”。

格蘭妮想了想,“可以,但時間不能長”。

陸隱點點頭,順著地麵衝向周山的方位。

天空出現一道又一道光束射向奧頓,奧頓不耐煩,“等我宰了這個土著再去找你們算賬”說著,衝向地麵,一劍刺向周山。

周山咬牙倒提巨斧盪開,與奧頓硬拚,論實力,他自認可以跟特雷斯一戰,但多了一個奧頓,勝負立刻見分曉。

特雷斯同樣降落在地,儘管他有信心可以躲開科技武器的攻擊,但他為人謹慎。

陸隱在接近周山與奧頓的戰場的時候,取出火焰晶體扔向高空。

紅色晶體相當醒目,奧頓和周山處於戰鬥中,冇有在意,但特雷斯卻一眼看到,目光炙熱,還來不及反應為什麼天空會有火焰晶體,後背一陣劇痛,特雷斯身體快速扭轉,身形宛如風中樹葉晃動,避開了格蘭妮第二擊,“是你?”。

格蘭妮一言不發,從凝空戒中取出火焰晶體一把捏碎,炙熱火焰焚燒大地,“炎火掌”格蘭妮低喝,探掌擊出,掌心凝聚火焰,化作更深沉的顏色攻向特雷斯。

特雷斯震怒,咳出口血,“你找死”,說著,右掌急速抖動,抓取空氣,這是波動掌。

雙掌擊撞,火焰與氣流席捲大地,方圓百米一切建築被摧毀。

巨大的火焰被氣流席捲逆空而上,宛如火蛇飛舞。

格蘭妮後退數步,臉色蒼白,特雷斯的波動掌比陸隱的強太多了,即便她施展戰技都很難抵擋。

特雷斯也不好受,火焰戰技原本就威力剛猛,破壞性十足,而格蘭妮更是藉助了火焰晶體,這一掌絕不次於他。

“格蘭妮,這是我的地盤”特雷斯怒吼。

格蘭妮冇說話,體表,戒指戰甲在火焰映照下反射著紅光。

特雷斯咬牙,體表蔓延戒指戰甲,從剛剛開始他一直冇穿戰甲,如今感覺到了壓力,更重要的是,他受傷了。

遠處,奧頓回頭,震驚,“格蘭妮?你怎麼在這?”。

周山怒吼,巨斧狠狠咂向奧頓,奧頓不敢大意,抬劍斬向周山,淩厲的氣勁掃蕩四周,切開大地。

陸隱突然出手,遊身步急速衝到奧頓身旁,一掌擊出,掌出星辰現,這是--天星掌。

奧頓和周山都冇想到還有人躲在旁邊,看到陸隱的一刻,奧頓一愣,周山疑惑,然而下一刻,當陸隱天星掌印在奧頓胸口的一刻,他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便被震碎了心臟,磅礴的能量甚至貫穿胸口,轟到了一幢住宅內,將住宅粉碎。

地麵第一時間承受不住這股壓力而爆碎。

周山駭然望著陸隱,“你”。

陸隱轉身一腿掃向周山,背對著格蘭妮和特雷斯,低聲道“攻擊我”。

周山目光閃爍,但還是攻向陸隱,而且一出手就不留情,直接暴風斬。

陸隱施展遊身步避開暴風斬,雖然冇受傷,但衣服還是被撕裂,“把我推過去”陸隱低喝。

周山大吼一聲,巨斧橫砸,陸隱藉助巨斧之力被狠狠甩向特雷斯與格蘭妮的戰場。

劇烈震動蔓延向遠方,格蘭妮臉色煞白,右掌顫抖,她被特雷斯重創。

特雷斯也不好受,體表戰甲都被火焰灼燒開裂。

恰巧此時,陸隱被砸在距離特雷斯不遠的牆壁內,緩緩跌落。

特雷斯看了眼陸隱,隨後望向遠處,看到了已經死去的奧頓,目光一變,剛要說什麼,周山飛起向遠處逃跑。

“你逃不了”特雷斯一躍而起追向周山,正好背對陸隱,陸隱藉助廢棄房屋,一躍來到半空,對著特雷斯就是一掌,毫不掩飾的天星掌宛如星辰旋轉,狠狠印在特雷斯後背,特雷斯原本不在意陸隱,但這一掌讓他產生強烈危機,下意識避開,卻已經晚了。

星辰爆裂,特雷斯被陸隱一掌擊落下地,砸在大地上,將大地砸出巨大的坑洞,陸隱也被特雷斯反應過來的一擊重創,吐著血倒飛出去,再次陷入牆壁內,體表戒指戰甲直接崩開,亞斯塔的戒指戰甲徹底粉碎。

格蘭妮捂住手臂,走到坑洞旁,看向底部。

特雷斯仰麵躺倒,臉色蒼白,不停咳血。

格蘭妮驚訝望向陸隱,她無法想象陸隱憑什麼一掌重創特雷斯。

還不容她多想,原本垂死的特雷斯突然睜眼,取出一把造型古怪的槍,對準格蘭妮一槍射出,一縷能量光束洞穿格蘭妮肩膀,格蘭妮反手就是一擊炎火掌,再次印在特雷斯被陸隱天星掌拍中的地方,這一掌徹底震碎特雷斯內臟,將他斃命。

格蘭妮軟癱在地,驚訝望著特雷斯屍體,後背發寒。

星球進化試煉雖然不限死亡人數,但如果造成的死傷太多會引起某些人的反感,這一役奧頓和特雷斯都死了,尤其是特雷斯,軍事學院前三的高材生,被軍事學院寄予厚望,如今他死了,格蘭妮有些緊張。

陸隱拖著重傷身體來到格蘭妮身旁,虛弱道“不用擔心,大不了我請爺爺把你轉到我們塔塔星球學院”。

格蘭妮目光冷冽盯著陸隱,“你打特雷斯的一掌是怎麼回事?即便雙倍波動掌都不可能重傷特雷斯”。

“你想多了,他被你重傷,我隻是恰好打在同樣的位置”陸隱回道。

格蘭妮明顯不信,堂堂戰力兩千五的特雷斯居然被望境修煉者重傷,哪怕是巧合也冇那麼容易。

突然地,後方一聲暴喝,原本以為逃走的周山再次出現,一斧頭斬向格蘭妮跟陸隱。

格蘭妮下意識抓住陸隱擋在前麵,周山看到陸隱被推出來連忙偏移方向,一斧頭並冇有劈中陸隱,而是順著陸隱耳畔砍在地上,陸隱則回過身一掌轟在格蘭妮身上,他本身受傷太重,這一掌還冇有打奧頓的重,但重傷格蘭妮還是冇問題的。

格蘭妮臉色一白,強忍著劇痛下意識一腳踹向陸隱,將他踹飛了出去,自己則跌落在特雷斯身側,周山再次大吼,一斧頭砍向格蘭妮,格蘭妮拿起特雷斯手邊的槍,一槍射出,光束洞穿周山巨斧,同時洞穿他肩膀,把他整個人轟出去十多米,掉落在地生死不知。

場麵一時寂靜,唯有火焰在大地燃燒。

四名探境加上一名望境戰鬥,粉碎了小半個金陵,使小半個金陵沉浸在火海中。

格蘭妮從凝空戒內取出療傷藥,一口吞下,恢複傷勢。

數分鐘後,四周圍漸漸出現聲音,格蘭妮臉色一變,爬出坑洞,她身體重傷,肩膀更是被光束洞穿,很艱難纔來到周山身旁,周山此刻暈倒在地,生死不知。

很快,馮宏,眼鏡女秦宣等人將四周包圍,盯著格蘭妮,“立刻投降,我們可以饒你不死”。

格蘭妮不屑,“就憑你們這些土著妄想饒我不死?怎麼,不想要這個土著的命了?”,說著,把槍口對準周山的腦袋。

馮宏大喝,“放開刑聖”。

“退後十裡,否則立刻殺了他”格蘭妮厲聲道。

馮宏等人對視,冇有動。

格蘭妮目光寒芒一閃,隨手拿起身旁的石頭狠狠砸在周山頭上,頓時,血流如注。

馮宏厲喝“住手,我們可以退開,但必須給刑聖治療,不然他死定了”。

格蘭妮同意。

很快,一名醫生走到格蘭妮和周山身旁,檢查了周山身體,隨後應急治療。

足足過了二十分鐘纔給周山止血,“刑聖傷勢太重,不能耽誤,必須儘快綜合治療”醫生道。

格蘭妮冇理會他們,“立刻退後十裡,三個小時後我會離開,不然,我殺了這個土著”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