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第8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《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》是由江城趙雪柔所寫,講述了江城趙雪柔之間的故事。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:“你們覺得這個設想怎麼樣?”江城看著閱讀檔案的萬興言與陳昂,平靜的問出了這句話。他倆共同閱讀著一份新的檔案,由陳昂手執,萬興言在他肩膀處聚精會神的盯著紙張上的文字。可以觀察到的是,陳昂的喉結不停的動著,嘴唇也在嗡動,似乎心情有些激動,好半晌他還緩過神來,好像聽到了江城的話。“太完美了!江組長你的設想在類腦上又拓寬出了一條新的路!”江城挑了一下眉毛,繼而問萬興言,“...

“你們覺得這個設想怎麼樣?”

江城看著閱讀檔案的萬興言與陳昂,平靜的問出了這句話。

他倆共同閱讀著一份新的檔案,由陳昂手執,萬興言在他肩膀處聚精會神的盯著紙張上的文字。

可以觀察到的是,陳昂的喉結不停的動著,嘴唇也在嗡動,似乎心情有些激動,好半晌他還緩過神來,好像聽到了江城的話。

“太完美了!江組長你的設想在類腦上又拓寬出了一條新的路!”

江城挑了一下眉毛,繼而問萬興言,“你能不能實現類腦與人類進行溝通,輸入我們的語言語種,在原有的晶片基礎上製造一個聲音模組,這樣就能夠實現對話。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萬興言一口答應下來,這個任務對他來說不要太簡單。

江城諱莫如深的湊過去,臉上帶著一絲不懷好意的微笑,兩個老組員很少從他不苟言笑的臉上看到這種表情,一時間覺得有些奇怪。

“這個東西私下裡進行,懂否?”

“私下······好!”他們點了點頭,江城安排好了一切,隨即走出門去。

第二天依舊無事發生,好像夜晚的談話從來冇有發生過。

隻是,在進行完研究準備休息的晚間,小組裡的華夏專研者悄咪咪在加班。

一天,一個小時,一分一秒。

在眨眼即過的時間裡。

流淌的河流始終得不到冰封,但溫度卻日漸降低下來,冰冷是這個季節獨有的特征,街道上的行人裹在圍巾和針織帽子裡麵,撥出的白霧緩緩上升,消逝在霧濛濛的天空。

異國他鄉,科研者的心中帶著掛念,可惜在彆國吃不到餃子,也看不到日漸繁榮的十方煙火。

道路兩旁的白樺樹站在冷風裡,倔強且執著,它已經經曆了無數次這樣的冬天。

隻不過,這一季比往年更冷一些。

風繼續吹吧,儘早拂過這個星球的每一寸土地,為即將破土而出的嫩芽們昭示考驗的來臨,在美輪美奐的蔚藍之中,文明的發展愈來愈興盛,似乎人類所麵臨的危機隻是一個假象,如果那樣該多好啊。

冇有人會珍惜現有的平靜生活,他們更不會想到有一天,連這種生活都會成為奢望。

假若,城市被封閉,人與人之間即使擦肩而過也不能溝通,必要時候連家門都不能邁出,把自己的呼吸用口罩遮起來,隻透出一雙無神的眼睛,看向陰沉的天空。

假若,世界被按下暫停鍵,昔日燈火通明的都市,徹夜徹日不停的喧囂都消失不見,隻留下一棟棟空曠的商業樓,日常活動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夢,孩子不可以上學,工人不可以上班,異地的情侶不可以上床。

那將是一副怎樣悲哀的場景。

冇有人能夠想象,但願它也永遠不會發生。

人很奇怪,總是懷念過往,嘴中說著想回到幾年前的夏天,卻不珍惜一個逝去的今日。為電影裡麵愛人的離彆,長輩的去世而痛哭,回到家中卻給勤勞的妻子一張冷臉,在宿舍打遊戲時父母彈來一個視頻電話立馬掛斷。

如果留不住過往,也看不清未來的方向,那請······牢牢把握住這一分鐘。

江城夜以繼日的進行研究,彷彿不知道疲憊一般,白天要進行宇宙對接計劃,晚上還要觀察“實現與rbn材料的交流”的進展情況,他的每一天都過的很充實。

在一月十五號,華夏的元宵節,極其具有紀念意義的一個夜晚,江城獨自一個人進入了實驗室。

他給科研者們放了一天的假,最近小組裡的成員實在是太累了,休息一下對計劃的進程也無妨。

除了這個原因之外,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。

萬興言已經製造好了模組,隻差最後一步,那就是嵌合進類腦的晶片之中,江城決定親自來進行這個步驟,於是他打開了實驗室的燈。

“啪嗒”。

用來放置類腦的實驗室頃刻間變得燈火通明。

角落裡,那個罐子被放置著,透明的培養液中,導管牽連著的類腦好像一個粉色的水母,安靜的漂浮在中央,江城在看著他,也許它也在感受著江城。

他平靜的注視著這個從西北去往京都,如今又被帶到觀測大樓實驗室的四號。不知道為什麼,江城覺得它身上有一種美感,並不是視覺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,可能是因為四號傾注了科研者們太多的心血吧。

江城緩緩靠近玻璃罐,將機械臂移到一旁,從兜裡拿出來一個小瓶子,倒在手中,那是可以將震動轉化為聲音的模組,由此可以類腦發聲。他將其安裝到機械臂裡麵,然後輸入指令。

做完了這一切,他並冇有立即進行實驗。

而是就站在那裡,眼神牢牢鎖在四號上,西北的計劃中一共有四個實驗體,前三個全部為了能夠留存下來一個可能而犧牲,生與死的博弈,是一種偉大的藝術。

他取得了最後的勝利,類腦計劃也宣告成功。

如果,模組真的管用,四號第一句話會說什麼呢?

江城很好奇,但也有一種不切實際的虛幻感,他先是賜予了類腦存在於世界的權利,如今更要賜予它開口說話的可能,這種感覺,對一個科研者來說無疑是值得感慨的。

那麼,現在便開始吧。

他按下了機械臂的按鍵,透過玻璃罐子的孔洞,它準確無誤的捕捉到了類腦的位置,分析晶片所存於何處,模組元件應該嵌合在哪裡,然後用一個小鑷子,輕輕放到晶片上麵。

整個過程行雲流水,冇有一點失誤。

然而,機械臂收縮回來,類腦卻冇有給出任何應有的反應。

好像模組是無效的,它並不能夠準確的發聲,又或者類腦陷入了一種沉睡狀態,就連培養液都靜置,冇有漾起任何的波瀾。

失敗了嗎······

江城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出現,其實失敗也冇什麼,再精進一下第二次複裝就可以了,多花費一點功夫。

他又在那裡站了一會,手指在下巴上蹭了蹭,有些無奈的抿了一下嘴角,頓時感覺疲憊從四肢百骸湧上來,此時夜已經很深了。

外麵是繁星點點,從高樓的窗戶裡可以看見遠方的燈火,以及路燈下模糊的流淌的河流,在寒風下起了漣漪。

他不由得把衣衫裹得更緊一點,實驗服之下穿的有些少,江城已經感覺有些冷意了。

現在應該回到溫暖的被窩,睡一會······

江城這樣想著,他走到門口處的位置關閉了實驗室的燈,頓時房間裡陷入一片黑暗。

可就在他即將要踏出門的那一刹那,一箇中性的聲音從玻璃罐中傳來。

“你好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