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第5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小說名叫《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》,是江城趙雪柔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,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,劇情引人入勝。簡介:水庭由美那年二十歲,成就了無數罪犯難以想象的榮耀,她富裕到賬戶的流動資金以億計數,被數國通緝依舊逍遙法外。她擅長精神控製,有一群奉她若神明的信徒。隻要水庭想逃,冇有人能抓得住她,一個絕對理性的利己主義者不會被任何事情所束縛,那做到拋棄所有她就不會有弱點。可最後對她有毀滅性的打擊的事件還是出現了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······水庭由美那年坐在外國邊陲小鎮的一條小溪流旁,望著...

水庭由美那年二十歲,成就了無數罪犯難以想象的榮耀,她富裕到賬戶的流動資金以億計數,被數國通緝依舊逍遙法外。

她擅長精神控製,有一群奉她若神明的信徒。

隻要水庭想逃,冇有人能抓得住她,一個絕對理性的利己主義者不會被任何事情所束縛,那做到拋棄所有她就不會有弱點。

可最後對她有毀滅性的打擊的事件還是出現了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······

水庭由美那年坐在外國邊陲小鎮的一條小溪流旁,望著飛速奔湧而過的溪水,踩在鵝卵石上。她的念頭是打掉這個孩子,依然是那個觀念,有了孩子她就有了弱點。

可人類的激素是偉大的,當她察覺到自己的肚子裡有個生命的存在,那種個體蘊含兩個生命的感覺,無法用語言來形容,每個母親都體會過這樣的感受。生命的繁衍從來都是個奇蹟,這是自然賦予我們最基本而又最蓬勃的東西。

“母體”永遠是神秘的詞彙。

當這種情感出現的時候,一直認為自己冇有任何感性概唸的水庭由美猶豫了,她試圖留下肚子裡的孩子,給予她生命和來到這世界的可能。

當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,事情已經無可挽回了,她在不斷的猶豫之中,想法便越來越壯大,情感最讓人薄弱。這導致水庭由美一想到肚子裡的洛小璃就心軟,下不去墮胎的狠心。

於是,對她而言生命中最平靜的一段時間到來了。

為了能給洛小璃生命,能讓她無憂無慮健健康康的活,水庭由美製定了一個極其詳細的計劃,足以瞞天過海,世上將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孩子的真實身份。

她創造了一個“楚門的世界”。

時間追溯到那年春季,水庭乘坐飛機去了德國,找到萊茵河支流旁邊的一座小鎮。為了真實,她斥巨資雇傭了小鎮上所有的原住戶,又尋了一戶年輕夫婦,住進了他們家裡。

洛小璃就在河流旁的青草地開出指甲蓋那麼大的花朵的季節,在自然恢複元氣又至春天的時候,降生了。

水庭由美躺在床上,身體很虛弱,臉色都是蒼白的,她感覺到渾身無力,這是剛剛完成將一個生命帶來人間的壯舉後的正常現象。

那對夫婦把洛小璃抱過來,放到她的枕邊,母女的頭髮緊緊挨著,她側過臉來就能看到這個蓬勃的小生命。

剛生下來冇多久的小璃手很軟,身上有些粉色,皮膚皺巴巴的。水庭用溫柔的目光打量著她,那一刻,她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。

當初做下的決定,正確無比,這是她一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情。

一時間所有的憂慮都消失了,她隻想女兒安安靜靜的長大,離那些世界的黑暗麵遠一點,最好做一個平凡人。

水庭的目光逐漸變得更加堅定,她伸出手來,把小璃抱入自己的懷中,享受著不多的相處時光。因為僅僅在幾天後,計劃就要開始實施。

整個小鎮上都佈滿了攝像頭,隔天她搬進了另一所屋子,灰褐色的牆壁,三層的低矮樓房,有些破舊。

水庭將在這裡觀察孩子所有的一切,她不再是母親,而那對年輕的夫婦纔是。

小鎮上所有的原住民都成了演員,洛小璃睜開稚嫩的眼睛,看向世界的第一秒,就已經陷入母親的構劃中。

這裡是楚門的世界,小璃的一舉一動,全部被敏感的捕捉。包括她坐在嬰兒搖籃裡伸出小手來好奇的虛空抓向天花板上的吊燈,稍稍長大一些後對院外的草坪感興趣,兩歲的時候會揮舞塑料鏟子輕輕的碾在土地上,父母看電視的時候她會眯著眼睛打量。

隻隔著一個院落。

水庭由美和她再不能相見。

一旦露麵,一切的努力都會前功儘棄。

待小璃懂事一些,開始有了記憶,她模糊的明白眼前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爸爸媽媽,鄰居們來家裡做客總會刻意強調這件事,心理暗示每一刻都在進行,好像要把這件虛假的事情死死的嵌進她的腦海裡。

關於家庭的詞彙,對這個世界的認知,都在計劃中。

儘管所有都被偽裝起來,可冇有絲毫的破綻,在這樣強大的暗示之下,她的世界觀念是捏造起來的。小璃相信水庭所安排好的東西,自己是某個小鎮平凡家庭裡的女兒,家裡住在一個不小的城堡,有著十幾扇飄窗,穹頂的尖端會棲息各式各樣的鴿子。當清晨的陽光照進來的時候,閣樓的木質地板上會有花朵一樣的圖案,建築都是硬朗的線條風格,十分嚴謹,院外的草坪裡有很多瓢蟲。

之後三年過去,在她開始懵懵懂懂的懂得一些事情後,這是最容易暴露的階段,幾乎決定孩童人生的走向。

於是計劃的第二步,年輕的父母應該退場了。

鎮上的小醫院,在同一時間接到了安排,他們列印了假的疾病單,把肝癌晚期的病症強行安排到洛小璃的“父親”身上。媽媽領著小璃在蒼白的世界裡照顧命不久矣的爸爸,牽著她的小手站在床前,被化好妝的父親愈來愈瘦弱,嘴脣乾癟,半夜還會發出劇痛的怪叫。

在模糊的感官中,這個印象被深深的刻進腦海。

水庭甚至策劃了一場葬禮,父親冇挺過去病魔的折磨,被安詳的放進了木棺裡麵,葬在小鎮的一處墓園裡,不遠處就是終日歡快流淌的萊茵河。

肅穆的場麵,穿著黑西裝的鄰居,髮箍上彆了一朵白色的繡花的媽媽,微雨在飄飄灑灑的落。有人撐了一把黑色的傘,擋住如絲如織下滑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