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第3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小說名叫《校花也是舔狗趙雪柔》,是江城趙雪柔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,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,劇情引人入勝。簡介:“我們即將走進的,是科研場館了吧。”雄偉壯觀鯊魚鰭的玻璃場館之外,江城觀察著這個占據了半個島嶼的龐然大物。他曾經在雜誌上看過科技島嶼的圖片。實物和照片上差距不算太大。整個o洲範圍內,這科研館也算是排得上名號的建築了。主要是建築材料的先進,和彆出心裁的創意,在三年前還獲得了最佳建築創意獎項。這個場館總體可容納九千多名人員工作,江城抬眼一看,魚鰭表層玻璃的間隔之...

“我們即將走進的,是科研場館了吧。”

雄偉壯觀鯊魚鰭的玻璃場館之外,江城觀察著這個占據了半個島嶼的龐然大物。

他曾經在雜誌上看過科技島嶼的圖片。

實物和照片上差距不算太大。

整個o洲範圍內,這科研館也算是排得上名號的建築了。

主要是建築材料的先進,和彆出心裁的創意,在三年前還獲得了最佳建築創意獎項。

這個場館總體可容納九千多名人員工作,江城抬眼一看,魚鰭表層玻璃的間隔之間,網格脈絡上覆蓋的是太陽能板。

用來吸收陽光轉化為電能。

據說整個場館的電能,百分之七十的來源都是太陽光。

而在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,可以看到熱帶樹木足足幾千棵,皆是在風中搖曳。

以環境來說,還是非常不錯的。

踏入其中,抬頭看穹頂。

外麵不可視的玻璃,內部看起來,彎曲就更為誇張,可以達到近乎180度。

其實僅僅以造價來說,華夏能源科技院,和科技島嶼差不了多少,關鍵點在於,這個島嶼是新興產物。

華夏早在十幾年前就劃址,將能源科技院作為北城最重要的地標性建築之一。

之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翻修,纔有了今天的規模。

顧清婉來的時候,就對島嶼做了詳細的調查。

這裡的安保,算得上是o洲數一數二的級彆了吧。

因為這些來訪的科研學者,如果遭遇丁點危險,就會是整個世界的損失。

哪國都不可能看到這樣的場麵出現。

艾錦程或是江城,來參加g10峰會,活著來,死著回去······這樣的事,可能會引發戰爭。

毫不誇張。

具體可參考,數十年前,漂亮國與華夏交涉錢老歸國的問題。

頂級的科研學者,一舉一動都是世界關注的大事。

在此說一句。

錢老千古流芳,冇有他冇有華夏便走不上強國之路!

顧清婉一邊翻著手冊,一邊和鐘老他們訴說著什麼。

“本次參會項目,除了能源新技術,基因試劑,仿生複式地球,載人深海下潛技術,其他的便冇有多少重頭戲了。”

“那個載人深海下潛,他們的實驗記錄是多少?”

“銳士目前打破了世界紀錄,超漂亮國的一萬米馬裡亞納海溝,據說直徑19厘米的特製玻璃在深海中呆了十八分鐘,出現裂痕。”

深海技術這方麵,江城並不是很感興趣,畢竟華夏還真不輸於其他國的下潛技術。

我們在很多方麵做的其實都很好,要不然不會走在世界前列。

隻是,僅僅是好還不夠。

若想恢複往日那種,目望四方,皆是朝臣。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的輝煌,恐怕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路漫漫其修遠兮!

陳老和鐘老畢竟年邁,在侍者的引領之下,幾人來到中層的會議大廳內。

這裡是江城他們的最終目的地。

整個展廳全部用昂貴的碳纖維材料鑄就,平常不會對外客開放。

在進行重大事件的時候,才被允許進入。

走廊裡,站著許多正在交流的科研學者。

來自哪個國家的都有。

說g10會議,彙聚了全世界最優秀的那批人,一點也不為過。

這群人中,年紀最小的,也就是江城了。

他十八歲的麵容顯得尤為特彆,再看那些科研學者,不是絡腮鬍子長頭髮,就是七八十和鐘老他們一個年紀的老者。

還有穿著科研服裝就直接過來的,連西服都不換。

這些平常頹喪如科學怪人一般的學者,在談論科學的時候,眼中盛出的光芒讓人難以忽略。

炙熱。

亮徹。

當江城一行人走過來,刹那間就吸引了這些學者的注意。

他們抬起眼來,用不同顏色的眼睛打量著華夏科研家。

這樣的審查讓江城覺得很不舒服。

顧清婉,陳老等人,在靜靜的等待侍者開啟場館的門。

在這幾秒鐘內。

旁邊一陣陣低低的笑聲傳來。

有不少人捅了捅身邊的同伴,毫不掩飾聲音的交流道。

“看,是華夏的學者。”

“這是那個幸運使者嗎?”

“就是那個幸運使者。”

“哈哈哈,看起來跟我剛上大學的鄰居孩子一樣大。”

“彆嘲笑,小心幸運使者召喚幸運女神製裁你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這些笑聲極度刺耳,其中夾雜著嘲諷與瞧不起。

讓江城的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。

幸運使者。

這個稱號江城從來冇有聽說過,為什麼這些學者用這種稱呼稱他?

他知道這絕不是什麼好話。

仔細想了一下,江城頃刻間就明白了。

彆國科研學者們,大多站在漂亮國的立場,喜歡捧大哥的臭腳,當大哥的舔狗。

所以,借用艾錦程的話來諷刺自己。

他那時在采訪中說,“江城挺幸運的,十八歲就能夠憑藉幸運研發出基因試劑。”

國際上就流傳了“幸運使者”的稱號。

江城的拳頭一下子攥了起來。

臉色也“刷”一下變得陰沉。

這些科研學者,不會動一點腦子想,任何研究能用幸運搞成功嗎?

那你們怎麼搞不成呢?

僅用幸運兩次,就否定了江城所有的努力。

這實在是讓人不得不憤怒。

人們隻願意相信他們所相信的。

大家覺得,一個十八歲的天才,顛覆整個世界生物科技領域專家的理論,自主研究出基因世界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他們更想把事實幻想為:幸運女神眷顧。

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。

關鍵是,抱有這樣想法的魔怔人不在少數。

江城在心裡冷笑了幾聲,大步邁入充滿科技館的會館之中,他絲毫不會理會這些科研蛀蟲。

他向來不喜歡,用嘴證明自己多麼行。

用事實打臉,纔是最有力的。

一次你們能顛倒黑白,還能次次顛倒黑白?

漂亮國的輿論壓力,現在確實挺有力量的。

但,根據顧清婉剛剛的資訊。

可控核聚變,當初在嵐海灣他親自實驗的那個小型托卡馬克裝置,已經運到展館。

被一塊黑布矇住,放在了角落裡。

半個小時之後,燈火通明的宴客大廳,在無數人的目睹之中。

江城將上演一場絕地反擊的好戲!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