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第5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營帳外,江衛小心看向身側麵色陰沉至極的沈知涯:“將軍,還進去嗎?”沈知涯未語,轉身離開。入夜,營帳內。容舒煊昏昏沉沉,半夢半醒之間隻覺得口乾至極。“長軒,水……”“容舒煊,你在喊誰?”...

沈知涯話落,眾人皆變了臉色。

容舒煊凝著自己愛到骨子裡的男人,一雙眼沉如死水。

她進軍營的第一天,就做好了女扮男裝被髮現後,赴死的準備。

可她從來冇有想到,自己會死在沈知涯的手裡……

而這時,年少氣盛的沈長軒再也忍不住,看了眼周圍,率先跪了求情。

“永定十年,大軍被困,容軍師三夜不眠,提出反圍之計,方解困境。”

“永定十一年,陳國調虎離山,兵臨城下,容軍師孤身迎敵,保全全城百姓,免於一戰!”

“永定十三年,軍營突起疫病,容軍師親身試藥,為我們謀得生機……”

沈長軒字字鏗鏘,細數容舒煊三年的所有功績,眾將士動容,皆跪地求情。

“求免容軍師一死!”

將士們的呼聲越來越高,不過片刻,整個軍營的戰將士都跪了下來。

容舒煊望著黑壓壓跪倒的一片,眼眶逐漸濕潤。

原來,他們都記得。

傳旨大總管也震撼到了,看向一直冇有說話的沈知涯。

“沈將軍,這……”

這時,沈知涯的貼身侍衛江衛忽然匆匆從外麵奔來,跪在沈知涯麵前。

“將軍,我們被偷襲了,陳國的兵已經到了十裡外!”

話落,沈知涯麵色一沉,提起長槍就往外走:“所有人立刻集合,容舒煊之罪等戰事結束再處理。”

眾將領紛紛跟上。

容舒煊看著沈知涯遠去的背影,再也抗不住身心的疼,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三日後。

容舒煊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正在營帳的床上。

“你醒了?”

容舒煊側過頭,沈長軒正站在床邊。

容舒煊想起什麼,猛地撐起身:“戰事如何?”

沈長軒被氣笑:“你都差點死了,還關心戰事。放心吧,我哥是誰啊,戰場有名的修羅閻王哎,還不是兩三下就解決了。”

聽到此話,容舒煊才放下心。

也是,沈知涯那麼厲害,何時需要她去擔心了……

身體依舊虛的厲害,容舒煊隻能重新閉上眼。

沈長軒見她閉上眼,小聲道:“冇想到,容軍師你居然是個女人,我就說嘛,像你這麼瘦弱的男人可不常見。”

容舒煊渾身無力,不想說話,若她此刻睜眼,一定能看到沈長軒微紅的臉。

見她不說話,沈長軒也沉默,就坐在一旁陪著她。

這時,門外突然傳來江衛的聲音:“容軍師,現在可方便進去?”

沈長軒見容舒煊視若罔聞,趕緊朝著外麵喊:“不方便,她在睡覺!”

營帳外,江衛小心看向身側麵色陰沉至極的沈知涯:“將軍,還進去嗎?”

沈知涯未語,轉身離開。

入夜,營帳內。

容舒煊昏昏沉沉,半夢半醒之間隻覺得口乾至極。

“長軒,水……”

“容舒煊,你在喊誰?”

下顎傳來劇痛,容舒煊猛地睜開眼,映目是沈知涯黑沉的臉。

他眼底壓著怒意:“說!你什麼時候勾搭上的我弟弟?!”

容舒煊心口一刺,沈知涯眼裡,她就是這麼隨便的女人?

憋了許久的委屈化作惱意,她打開他的手,嘲諷道:“沈將軍,我們之間有關係嗎?你不覺得你管得有些多?”

話落,卻聽沈知涯忽然意味不明笑了一聲。

“覺得有人撐腰,膽子肥了?”話落,他猛地俯身壓下。

那帶著薄繭的大手熟練的從她的衣襬下方伸進去,肆意遊走。

“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