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第4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掙紮間,髮帶被扯落,一頭烏黑青絲,瞬間傾瀉而下。眾人愣住,空氣陷入死寂般的沉靜。不知何人打破沉默:“容軍師竟是女子?”瞬間,周遭宛如炸開鍋一般,眾人議論紛紛。“容軍師居然是女的?”...

容舒煊渾身發顫,她也不知道是疼還是冷。

沈知涯……

她連開口喊這個名字的力氣都冇有。

白夢淺似乎早有預料,上前幾步:“你女扮男裝混進軍營乃是欺君之罪,若不想萬劫不複,最好聽話早點離開。”

容舒煊心口又是一疼,沈知涯竟然把這種私密的事情都告訴了白夢淺。

是他太愛白夢淺,還是……自己的死活根本不重要?

容舒煊渾渾噩噩的走回軍營,掀開營帳便暈死了過去。

高熱之下,她彷彿又回到了五年前。

兄長護她而死,一向溫柔的母親視她如惡魔。

“我當初就不該把你生下來,你六歲剋死了你爹,現在又害死了你兄長,為什麼死的不是你這個毫無價值的災星?!”

“從今往後,你不配做你自己,你要守住你哥哥的英名,直到死的那一天!”

後來,她進了軍營,衝鋒陷陣,吃儘苦頭。

無數次瀕死之際,她都會呢喃一句——

“我是容少城。”

直到她遇見沈知涯,被他撞破女兒身。

少年將軍,英武睿智又俊美無濤。

第一晚溫存,他俯身在她的耳邊沙啞低喊:“容舒煊。”

她的世界,好像又有了光。

可下一秒,畫麵一閃,他眉眼清冷警告——

“我已為夢淺贖身,不日我們就將成婚。你算什麼,你自己不清楚?”

世界轟塌,黑暗襲來,容舒煊幾近窒息。

掙紮醒來,帳外已經黃昏。

她還冇緩過神來,一群士兵突然衝了進來,不由分說的將她壓到將軍營帳外跪下。

還冇來得及包紮的傷口,再次溢位鮮血。

容舒煊暗吸一口冷氣,卻隻能咬牙忍著。

她抬起頭,隻見軍中所有將領都到了,沈知涯就站在正前方。

他左邊站著白夢淺,右邊站著上京來傳旨的大總管。

容舒煊心頭不安,忍痛詢問:“將軍這是何意?”

沈知涯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淡漠疏離:“今日出去偵查的士兵受了埋伏,死傷慘重,我們懷疑軍中出了內鬼。”

容舒煊心中一顫:“所以,你懷疑是我?”

“昨夜,隻有你一夜未歸。”

“可出軍營的不止是我,還有你身邊的白夢淺。”

容舒煊說完,一旁的白夢淺仿若受驚般:“知涯,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信你。”

沈知涯說完,周遭瞬靜。

容舒煊怔怔的看著沈知涯,心口彷彿被重重一擊。

他信白夢淺,卻不信跟他生死相依三年的自己……

“我以性命發誓,我從未泄露任何東西。”

容舒煊慘白無力的解釋,消寂於沈知涯的沉默。

“既然如此,不如讓容軍師搜身以證清白吧。”白夢淺的話宛如一顆石子,激起層層漣漪。

眾將士紛紛附和:“對,搜個身就知道了!”

“不!不行!”

容舒煊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掙脫束縛,衝到沈知涯腳邊哀求:“將軍,你知道的,不能搜身……”

一旦搜身,她的女子身份就暴露了。

容舒煊警惕的模樣讓眾人犯了難,也起了一層疑心。

一旁的沈長軒看不下去,站出來:“哥,我覺得……”

“退下!”沈知涯冷聲嗬斥。

沈長軒不敢再說話,他知道自家兄長的脾氣,此刻他若再求情,隻會火上澆油。

沈知涯陰沉著臉,看向侍衛:“搜身!”

“沈知涯——!”

容舒煊絕望看著他,他這是要她死?

為什麼?

掙紮間,髮帶被扯落,一頭烏黑青絲,瞬間傾瀉而下。

眾人愣住,空氣陷入死寂般的沉靜。

不知何人打破沉默:“容軍師竟是女子?”

瞬間,周遭宛如炸開鍋一般,眾人議論紛紛。

“容軍師居然是女的?”

沈知涯冇有說話,一雙眼眸沉得發黑。

冇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。

而一旁的傳旨大總管,早就沉了臉。

“沈將軍,你打算如何處置?”

話落,眾人皆變了臉色。

容舒煊抬起淚痕斑駁的臉,帶著最後的希望看向沈知涯。

卻聽他說——

“按律,女扮男裝乃欺君之罪,當斬立決!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