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容舒煊沈知涯免費閱讀第1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深夜,將軍營帳。營帳被撩開,冷風灌入,接著沈知涯提劍走了進來。女扮男裝的容舒煊連忙迎了上去:“今日怎麼回來得這麼晚?”...

深夜,將軍營帳。

營帳被撩開,冷風灌入,接著沈知涯提劍走了進來。

女扮男裝的容舒煊連忙迎了上去:“今日怎麼回來得這麼晚?”

沈知涯神色淡漠,越過容舒煊,在桌邊坐下:“有事。”

一陣熟悉的蘭花胭脂味和容舒煊擦肩,讓她腳步一滯,也瞬間明白。

沈知涯又去見白夢淺了。

白夢淺是沈知涯的心上人,曾是名動京城得大才女,隻可惜一個月前白家獲罪,連累白夢淺成了罪女歌姬。

容舒煊微微後退一步,低下頭,壓下心底的異澀。

當了沈知涯三年軍師,她知道他不喜歡多問。

沈知涯似有察覺,抬頭看看了容舒煊一眼,皺眉:“你不適合穿白色。”

容舒煊心頭一刺,下意識想到了總是一襲白衣,弱柳扶風的白夢淺。

“那我現在就去換。”

說著,容舒煊準備離開。

“等等!”沈知涯叫住了她,“先伺候我沐浴。”

說完,他徑直往隔間走去。

容舒煊躊躇幾秒,跟了上去。

兩人站在浴桶旁,容舒煊熟練地替沈知涯寬了外衫,脫去裡衣,視線在觸及男人精壯的胸膛時,忍不住紅了臉。

沈知涯見狀,慵懶勾唇:“又不是第一次伺候我,還冇習慣?”

是的,沈知涯知道她女扮男裝。

她不僅僅隻是沈知涯的軍師,更是悄悄同他做儘了夫妻之事。

容舒煊咬著唇冇有說話,拿著衣服轉過身去。

身後傳來入水的聲音,容舒煊低頭看著手中的裡衣,微微攥緊了手。

隻見裡衣的領子上,有些一抹嫣紅,是女人口脂的顏色。

什麼樣的親密動作能讓口脂蹭到裡衣上呢?

容舒煊不敢深想,她的身份也讓她不敢有任何的質問。

三年前,她頂替去世的兄長容少城的身份混進軍營,被沈知涯發現,按照律法,她所作所為乃欺君之罪,按律當斬。

沈知涯留了她一命,已是仁慈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一天愛上了沈知涯,發現時已經無可救藥。

容舒煊壓下心口酸脹,走到床邊熟練鋪床。

不多時,身後傳來腳步。

隻見沈知涯在床邊坐下,淡漠的嗓音透著無法拒絕的語氣:“明日起,你不用再來了。”

容舒煊神情一滯,有些錯愕看向他:“為什麼?”

沈知涯冷峻的臉難得露出一絲柔情:“我已為夢淺贖身,不日我們就將成婚。”

話音剛落,容舒煊臉色瞬間蒼白。

沈知涯掃了她一眼,卻吩咐:“一個月後你離開軍營,辭呈我已經為你備好。”

話入利刃,刀刀正中容舒煊的心口。

“就因為你要和白夢淺成親,所以就要把我趕出軍營?”

容舒煊聲音微微顫抖,手也攥得更緊:“沈知涯,我們這三年的相伴……在你眼裡到底算什麼?”

她終於鼓起勇氣問出藏在心裡的話。

沈知涯神色一冷,直直盯著她:“你算什麼?自己不清楚?”

容舒煊徹底僵住,喉嚨緊塞。

當初說好,沈知涯替她隱藏身份,她便什麼都願意做,無怨無悔。

現在又去質問他,怎麼看都是自己在得寸進尺。

可是這三年日日夜夜的相伴,戰場上生死相依的情分,她以為,他心裡至少也有她一席之地。

“抱歉,是我逾越了。”容舒煊聲音發澀,強忍著哽咽。

但她越強忍,心裡的委屈卻越甚。

沈知涯皺了皺眉,收起麵上冷意,抬手將容舒煊拉到懷裡,恩賜般抬起她的下巴。

“放心,你跟了我一場,回京後我會為你尋得良緣,讓你後顧無憂。”

說罷,他理所當然扯開了她的衣帶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