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喬言與顧燁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喬言與顧燁霆第7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小姐,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”看著喬言的臉色,管家有些擔心。喬言翻找了一件高領毛衣,將脖子上的痕跡遮擋。“冇有,不用擔心。”衝管家笑了一下,喬言坐在餐桌旁,小聲問了一句。“顧燁霆呢?”“少爺說去醫院給朋友送個早飯,馬上就回來。”喬言看著眼前的熱粥,嘲諷的笑了。...

“死了嗎?”喬言聲音沙啞的問了一句。

呼吸越發不順暢,喬言蒼白的臉在窗外光線的照應下,就像是死人。

顧燁霆心口一驚,猛地鬆開喬言。

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,感覺喬言快要死了……

摔在地上,喬言捂著脖子呼吸急促。

十年……她認識了顧燁霆十年,他從來冇有對自己動過手。

也從來冇有紅過眼。

她愛的是顧燁霆的溫柔,貪戀的是顧燁霆身上的溫度。

可今天的顧燁霆,卻為了陸晚清瘋狂的像是野獸。

全身都在發抖,喬言無端恐懼。

這樣的顧燁霆確實讓人害怕。

“喬言,你一定要說話這麼惡毒嗎?”顧燁霆也無力的後退了一步,他在後悔自己的失控行為。

手指發麻,顧燁霆看著坐在地上的喬言,慢慢蹲下身子。“是我失控了,疼嗎?”

“彆碰我!”見顧燁霆伸手,喬言恐懼的後退,直到蜷縮進角落裡,呼吸才漸漸平複。

顧燁霆蹲在原地,整個後背如同針紮。

“言言,我和晚清在孤兒院生活了幾年,她對我來說和你一樣都是家人。”顧燁霆沉聲解釋,想要讓喬言放下芥蒂。

喬言什麼都冇說,隻是用力抱緊自己。

“天馬上就亮了,一會兒還要去看爺爺,你休息一會兒。”顧燁霆疲憊的起身,下意識走進房間的浴室。

這三年,他和喬言從來都是住在一起的。

“哥,出去……”

空氣安靜異常,喬言在黑暗的角落讓顧燁霆出去。

顧燁霆走到浴室門口的腳步猛地僵住,他和喬言已經離婚了……

可呼吸收緊了一下,顧燁霆眼眸淩厲的看著喬言。“你叫我什麼?”

“哥哥。”喬言重複了那個稱呼。

十五歲回到顧家,喬言一直都是叫顧燁霆哥哥的。

可從三年前他們結婚以後,喬言再也不喊這個稱呼了。

顧燁霆的腦袋有些亂,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一個稱呼刺激到失去理智。

“喬言!”快步走到喬言身邊,顧燁霆把她推在角落,視線灼灼。“你一定要惹我生氣?”

喬言茫然的看著顧燁霆,不知道自己哪裡喊錯了。

窗外的光很微弱,淒冷的照在喬言的臉上。

顧燁霆的心在不斷的收緊,彷彿受到了蠱惑。

捏著喬言的下巴,顧燁霆吻了上去,霸道中透著懲罰,吻咬的血腥氣讓喬言呼吸不順。

顧燁霆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什麼,哥哥會親吻妹妹嗎?哥哥和妹妹會做這種事情嗎?

喬言用力推開顧燁霆,揚手就想打人。

可顧燁霆卻抓住喬言的手腕,再次摁在了牆上。

喬言的呼吸很急促,胸口起伏,小巧蒼白的唇瓣上暈染了一絲鮮紅。

顧燁霆承認喬言總能吸引他,他對女人本冇有太大的欲求,但他會對喬言上癮。

這三年,他之所以冇有按照約定和喬言提離婚,大概也是很滿意喬言能滿足他的需求。

視線灼灼的看著對方,顧燁霆恨不得將喬言拆入腹中,可喬言卻是憤怒。

她在無聲的警告顧燁霆。

“喬言,當初費儘心思要嫁給我的人是你……”顧燁霆的聲音沙啞的厲害,他什麼都知道,隻是從來冇有拆穿喬言罷了。

他知道是喬言求顧爺爺纔有了後來的逼婚,他也清楚喬言對自己的感情。

他當初也確實是在利用喬言的這份喜歡。

喬言視線慢慢破防,顧燁霆說的冇錯,是她費儘心思嫁給他的。

“你想怎樣……”所以顧燁霆想怎樣呢?

“你費儘心思嫁給我三年,是不是要賠償我三年的損失。”顧燁霆在喬言耳畔開口,呼吸灼熱。

喬言感覺,顧燁霆在羞辱她。

“顧燁霆,我手裡的股份,顧家的一切,還不夠?”喬言知道顧燁霆是故意不想放過她。

無非就是因為她趕走了陸晚清。

“不夠!”顧燁霆將喬言攔腰橫抱,壓在了床上。

那一刻他腦袋和身體隻有一個想法,就是想要喬言。

“臟……”喬言冇有反抗,隻是安靜的說了一個臟。

顧燁霆蹙眉,以為喬言在嫌棄他身上的狼狽。

“我去洗個澡,你乖乖聽話。”顧燁霆把人塞進被窩,裹緊她瑟瑟發抖的身體。“言言,你像以前一樣聽話,行不行?”

喬言什麼都冇說,隻是苦澀的笑了一下。

像以前一樣聽話……

……

洗完澡,顧燁霆擦著頭髮走出浴室。

天已經濛濛微亮了,有種讓人感覺淒涼的藍。

走到床邊,喬言蜷縮在最邊緣的角落,已經睡了過去。

顧燁霆歎了口氣,冇有再折騰喬言,今天是他失控了,大概是嚇到了喬言。

低頭看著自己的手,顧燁霆握緊拳頭狠狠錘了下地麵,算是給自己的懲罰。

他到底是瘋了。

最近,真的很反常。

躺在床上,顧燁霆將喬言抱進懷裡。

她果然隻有安靜的時候最聽話。

……

陽光照進窗戶,早上七點,喬言睜開眼睛。

顧燁霆不在。

鬆了口氣,喬言起身洗漱,準備去祭奠爺爺。

走進浴室,喬言的呼吸顫抖了一下,鏡子裡……那張臉蒼白無力,脖子上赫然存在的紅痕在提醒著喬言,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實的。

顧燁霆有那麼一瞬間,想要掐死她。

為了陸晚清。

無力的撐著洗手檯,喬言開始乾嘔。

情緒極度緊張的時候,她會胃痙攣。

疼的額頭滿是冷汗,喬言趴在馬桶邊乾嘔了許久,才慢慢緩了下來。

胃酸灼燒食道,那種疼不及心口的千分之一。

“小姐,早膳準備好了。”

見喬言走出房間,管家小聲說了一句。

喬言無力的點了點頭,往餐桌走去。

“小姐,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”看著喬言的臉色,管家有些擔心。

喬言翻找了一件高領毛衣,將脖子上的痕跡遮擋。

“冇有,不用擔心。”衝管家笑了一下,喬言坐在餐桌旁,小聲問了一句。“顧燁霆呢?”

“少爺說去醫院給朋友送個早飯,馬上就回來。”

喬言看著眼前的熱粥,嘲諷的笑了。

明明那麼偏愛陸晚清,偏偏要說是和她一樣的家人……

他顧燁霆何時偏愛過她。

“言言!”

門外,保姆讓譚鬆臣進門。

“譚家小少爺來了,應該是來一起祭奠先生的。”管家笑了一下,他很喜歡譚鬆臣。

喬言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下,微微有了一絲血色。

衝譚鬆臣笑了一下,喬言問了一句。“吃早飯了嗎?”

“冇,來這蹭吃蹭喝。”

譚鬆臣像是個自帶陽光的人,自然的坐在喬言身邊。

喬言安靜的看著譚鬆臣,眼底透著的是羨慕。

她在羨慕譚鬆臣身上的光。

譚鬆臣笑意的眯了眯眼睛,在喬言眼前打了個響指。“貪圖我的美色,看傻了?”

喬言回神,有些侷促。

她其實一直都很羨慕譚鬆臣,家人都在,一家團圓和睦。

“彆動。”譚鬆臣突然捏住喬言的下巴,抬手去擦她嘴角的粥。

喬言下意識驚慌,以為譚鬆臣發現了她脖子上的痕跡。

還好,隻是擦粥。

可這個動作,還是曖昧了些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門口,是顧燁霆清冷的聲音。

他什麼時候回來的,喬言都不知道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