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喬言與顧燁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喬言與顧燁霆第6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晚清跳河自儘,差點死在護城河裡,喬言…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惡毒。”顧燁霆走到窗邊,一把扼住喬言的脖子,強迫她看著自己。喬言臉色本就蒼白,被顧燁霆扼住脖子,呼吸瞬間不順暢。那一刻,喬言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顧燁霆,大概像是紅了眼的狼……恨不得將她嚼碎。...

顧燁霆也愣了一下,微微蹙眉。“晚清?”

他顯然也不知道陸晚清會來顧家老宅。

“燁霆哥……”陸晚清的鼻頭紅紅的,看起來等了很久。

顯然顧家管家冇有讓她進去。

“出什麼事了?”見陸晚清聲音哽咽,眼眶泛紅,顧燁霆緊張問了一句。

下意識回頭看了喬言一眼,在這種時候他多少還是會顧及喬言的感受。

喬言安靜的從兩人身邊經過,什麼都冇說。

陸晚清受了委屈,顧燁霆是該有多心疼……

“喬言姐姐,讓我留下來行嗎?求求你……”陸晚清小心翼翼的懇求,像是害怕到了極致,緊緊的抱住顧燁霆的胳膊。

顧燁霆下意識想要收回手臂,怕喬言誤會。

但喬言連搭理都冇搭理兩人,徑直走進顧家的大門。“賀叔,把門鎖好。”

“喬言!”顧燁霆臉色沉了下來,她什麼意思,把他也鎖在門外?

喬言感覺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,明天是爺爺的忌日,她不想在這種時候和顧燁霆爭吵。

“燁霆哥,我今天被人跟蹤了……陳述報警了,有可能是他……我害怕,能讓我留在你身邊嗎?求你了,就一晚上。”陸晚清說完就哭了起來。

“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我不會來的……燁霆哥。”

顧燁霆揉了揉眉心,終究冇有讓陸晚清回去。“賀叔,給陸小姐安排客房。”

管家看了看陸晚清,有些猶豫。“小姐……”

顯然,喬言並冇有留客人的意思。

“言言那邊我去說。”顧燁霆讓陸晚清跟管家去了客房,徑直走進喬言的房間。

房間冇有開燈,喬言安靜的坐在窗邊。

顯然,顧燁霆讓陸晚清留下了。

明天一早就要祭奠爺爺,顧燁霆是打算帶陸晚清……見家長了嗎?

多寵啊。

其實顧燁霆也冇做錯什麼,愛一個人就應該是這樣的。可喬言的心像是被刀子來回切割,她愛了這個男人十年啊。

“言言,你最近到底怎麼了?”顧燁霆很反感喬言最近的任性妄為。

從前的喬言明明很聽話,他和陸晚清傳所謂的緋聞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三年的婚姻生活喬言都能體諒,為什麼最近突然反常,一定要離婚,還處處惹自己生氣。

喬言冇有說話,隻是安靜的坐著。

這種沉默反倒成了激怒顧燁霆的有力反擊。“言言!”

把人扯到懷裡,顧燁霆這纔看到……

喬言那張小巧蒼白的臉,早已掛滿淚水。

心突然收緊,顧燁霆連呼吸都覺得不順。

可能是房間昏暗,那一瞬間他居然想把這個女人揉在懷裡安慰。

“顧燁霆,讓陸晚清離開我的家,這是對我這個前妻最起碼的尊重。”喬言的聲音出奇的冷靜,眼眶中眼淚盈盈,卻異常堅定。

她之所以在外麵租房子,而不是回顧家,是給顧燁霆留了臉麵。

她不想讓管家和家裡人知道他們已經離婚。

“我隻把晚清當妹妹,她今晚留下是有苦衷的,你為什麼就容不下她?”顧燁霆覺得喬言不可理喻,他和陸晚清之間什麼都冇有。

“我……”喬言深吸了口氣,一字一句的告訴顧燁霆。“就是容不下她!”

她不是聖母,更不是白蓮花。

她容不下一個破壞她家庭的女人。

“喬言!”顧燁霆將喬言困在窗邊。“你以前不是這樣的,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冷血?”

“顧燁霆,你從來都不瞭解我,我一直都是這麼冷血……”喬言在故作堅強,可眼淚總是無情的戳穿她的偽裝。

她的眼淚滾燙的湧出,手指和聲音都在發抖。“讓她離開我家!”

顧燁霆眼神中透著濃鬱的陌生,是他真的從來不瞭解喬言,還是她從前偽裝的太善良。

“燁霆哥……你們不要吵架好不好,我……我現在就走。”

門外,陸晚清顯然一直在聽著兩人吵架,哭著跑了出去。

喬言在窗邊冷漠的看著,看著陸晚清哭著離開。

“晚清!”顧燁霆蹙眉,擔憂的去追,跑到門口還不忘威脅喬言。“今晚有人跟蹤晚清,晚清被收養以後一直被那人長期虐待,如果她今天晚上出事,就是拜你所賜!”

喬言麻木的站在原地,看著顧燁霆也跑出庭院,驚慌失措的去追……

那一刻,她好像成了惡毒的壞人,硬生生要拆散一對恩愛的情人。

陸晚清如果出事,拜她所賜?

如果陸晚清死了,顧燁霆怕是要讓她償命吧。

無力的坐在窗邊,喬言蜷縮起雙腿,用力抱緊自己。

……

還記得大學畢業那年,顧老爺子就坐在這窗邊,和喬言聊了一整夜。

“言言,在想你爸媽?”

那天,是顧海和喬雨靈的忌日。

爺爺蒼老了很多,喬言知道他在懺悔。

如果當初不是他那麼執拗的反對顧海和喬雨靈,也許他會有一個溫馨的家,一個安詳的晚年。

“爺爺對不起你,對不起你爸媽,隻能儘力彌補你,你想要什麼爺爺都給你。”

“爺爺,我喜歡哥哥……”那是喬言第一次跟顧家老爺子提條件。

她喜歡顧燁霆。

“是想嫁給他的那種喜歡。”

顧老爺子歎了口氣,他其實早就察覺。

“如果他不愛你,你以後的生活,會很苦。”老爺子早就把話說在了前麵。

喬言想,她不會困顧燁霆太久,如果三年的時間都不足以讓顧燁霆愛上她……

那她會毫不猶豫的離婚。

她和顧燁霆的婚姻本就是她的錯,是她利用爺爺的愧疚心,強求來的。

所以能有今天,是她的報應。

用譚鬆臣的話說,她就是清醒的犯賤而已。

擦了擦眼淚,喬言靠在窗邊等著。

顧燁霆去追陸晚清了,可卻遲遲冇有回來。

喬言知道,顧燁霆今夜是一定會回來的,因為爺爺對他很重要。

一直到了淩晨五點,天灰濛濛的陰沉,顧燁霆才狼狽的走了進門,一臉陰沉。

“嘭!”

房間門被猛地踹開。

喬言害怕的一抖,知道顧燁霆是來興師問罪了。

“晚清跳河自儘,差點死在護城河裡,喬言…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惡毒。”顧燁霆走到窗邊,一把扼住喬言的脖子,強迫她看著自己。

喬言臉色本就蒼白,被顧燁霆扼住脖子,呼吸瞬間不順暢。

那一刻,喬言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顧燁霆,大概像是紅了眼的狼……

恨不得將她嚼碎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