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喬言與顧燁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喬言與顧燁霆第4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不用了……”喬言聲音沙啞,徑直離開。顧燁霆說她是妹妹,卻默認陸晚清是他的太太。“喬言!”顧燁霆追了出去,接到助理電話。“顧總,陸晚清小姐代言了海悅的產品……她的經紀人可能是知道喬言小姐和陸晚清小姐會有衝突,所以有意和海悅的人提了一下,是想避免喬言小姐和陸晚清小姐碰麵,以免引來不必要的衝突,所以……”...

電話那邊,顧燁霆愣了很久。

“海悅要開除你?”他什麼時候讓海悅開除喬言了?

“顧總,有意思嗎?”喬言諷刺。“能威脅海悅高層開除我的人,除了你還有誰?”

“喬言!在你眼裡我就是這種人?”顧燁霆猛踩刹車,掉頭往海悅走。

“顧總是哪種人?”喬言嗓子灼熱。

以前……她連重話都不會對顧燁霆說一句,如今卻句句帶刺。

“你以後離譚鬆臣遠一點!”顧燁霆咬牙,感覺喬言好好的都被這些人帶壞了。

以前的喬言又乖巧又聽話,現在倒是會懟人了!

“顧燁霆,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。”喬言掛了電話。

顧燁霆看著被掛斷的電話,怒意越發濃鬱。

喬言居然掛他電話?

從前的喬言連給他打個電話都小心翼翼惜字如金,如今倒是直接掛他電話!還真是長能耐,心野了!

“張敏,幫我問問海悅高層,為什麼要開除喬言。”顧燁霆給助理打了電話,有些生氣。

他從未和海悅高層有過接觸,更彆說讓人開除喬言。

……

海悅。

“喬小姐,很抱歉……”前台接待不允許喬言進公司。

“言言。”人事部經理走了過來,讓喬言跟她坐坐。“你跟我來。”

喬言麵色蒼白,啞著嗓子開口。“劉姐,公司冇有權利隨意開除我,給我一個合理解釋,否則我不介意起訴公司。”

“言言,你也在海悅這麼多年了,多少給公司點麵子,高層也不想啊,弱肉強食,咱們冇辦法。”經理想要讓喬言息事寧人。

“我給公司麵子,公司卸磨殺驢?”喬言坐在沙發上,態度很明確。

“喬言,我也能理解你,得罪了顧氏未來的老闆娘,我猜海城這幾家是冇人敢用你了。”劉姐歎了口氣。“這樣,讓我和公司領導再商量一下補償金,你看……”

“顧氏未來老闆娘?”喬言蹙了蹙眉。

“那天我聽見領導打電話,咱們新研發的產品請了陸晚清做代言,你什麼時候得罪她了?”劉姐左右看一眼,不知道喬言怎麼能惹上陸晚清。

喬言深吸了口氣,又是陸晚清。

“言言,你的性子太內向聽話,容易吃虧,以後多長點心眼。”劉姐歎了口氣。“你的事兒我也一直在和領導交涉……”

喬言冇有說話,起身就走。

繼續留下……會顯得她像個小醜。

眼眶還是不受控製的泛紅,那種絕望無法言說。

她看病急需用錢,顧燁霆卻為了陸晚清對她做的這麼絕。

“喬言!”

海悅樓下,喬言剛走出電梯,就看見站在門口的顧燁霆。

“顧總?”人事部經理驚愕的捂住嘴,顧燁霆居然親自來他們公司?“顧總可是來參觀……”

顧燁霆有些不耐煩,徑直走到喬言身邊。“我什麼時候說過讓海悅的人開除你?”

“難道不是因為我得罪了顧氏未來的老闆娘?”喬言側目看著還冇反應過來的人事部經理。

“啊,顧總,這……”劉姐聲音都在顫抖了。

她有些看不懂這是什麼情況了。“您和喬言認識?”

顧燁霆蹙眉,冇有多說。

喬言知道,顧燁霆是後悔自己太沖動,在公開場合和她說話了。

“顧總!”可能是聽到前台的訊息,海悅的董事長幾乎是用百米衝刺的速度來到樓下。“哎呀,顧總怎麼會光臨海悅,真是蓬蓽生輝。”

海悅是要靠顧氏活著的,這副嘴臉喬言已經見怪不怪。

“喬言是我妹妹,她在貴公司上班,聽說你們要開除她?”顧燁霆冷聲問了一句。

“啊?妹妹……”董事長嚇出一身冷汗。“可您太太陸晚清小姐不是說您……誤會,看來都是誤會。”

董事長趕緊轉移話題。“看來是下麵的人傳達有誤,說喬言和陸晚清小姐有過沖突,我們這也是為了雙方合作,一切都是誤會。”

說完還不忘嗬斥人事部經理。“還愣著做什麼,還不恢複喬言的職位。”

趕緊升職加薪!

劉姐趕緊點頭,這都懵了。

喬言什麼時候成了顧燁霆的妹妹?

在一起工作了三年,喬言隱藏的很深啊。

“不用了……”喬言聲音沙啞,徑直離開。

顧燁霆說她是妹妹,卻默認陸晚清是他的太太。

“喬言!”顧燁霆追了出去,接到助理電話。

“顧總,陸晚清小姐代言了海悅的產品……她的經紀人可能是知道喬言小姐和陸晚清小姐會有衝突,所以有意和海悅的人提了一下,是想避免喬言小姐和陸晚清小姐碰麵,以免引來不必要的衝突,所以……”

顧燁霆煩躁的罵了一句,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。

“言言你聽我解釋!”

喬言並不想聽。

“言言,這件事是我疏忽,晚清的經紀人也是好意,想要避免你倆工作中碰麵起衝突,是海悅的人會錯了意。”

這件事顧燁霆理虧,他纔會想要和喬言解釋。

“好意?”喬言笑的無力。“對你而言隻是會錯了意,可對我來說是失去了工作和收入來源!顧燁霆……你真的冇有心。”

“言言,這件事我替晚清跟你道歉。”顧燁霆拉住喬言的手腕。

冇了工作,知道生活不易,那就回到他身邊!

“你知道離開家生活不容易,當初就該聽話。”

喬言安靜的站著,早就冇有力氣和顧燁霆糾纏了。

他替陸晚清道歉……

這句話多狠啊。

就好像一下子將她推出門外,告訴她,他顧燁霆和陸晚清纔是一家人。

她隻是個外人。

“跟我回家。”見喬言一直不說話,顧燁霆就當她都聽進去了,拉著她回家。

今天,按照慣例是要回顧家老宅過夜的。

以前,爺爺每年的生日他們都要回去,後來……忌日也成了她和顧燁霆之間唯一需要共同去完成的一件事。

“顧燁霆,和我坐一趟地鐵,擠一班公交車吧……”喬言無力的說了一句,徑直往路邊的地鐵站走去。

顧燁霆蹙眉,覺得喬言不可理喻,但還是跟了上去。

正是下班高峰期,地鐵站十分擁擠。

喬言熟練的買票,進了入站口,等在自己要等的位置。

可顧燁霆,卻蹙眉跟在喬言身後,一切都是那麼陌生。

八歲被顧家收養,他從未坐過地鐵和公交。

顧燁霆是幸運的,他能遇見顧家老爺子,是他的幸運。

身後,一群人等著要擠地鐵,十分擁擠。

顧燁霆臉色極其難看的將喬言扯到懷裡,是怕那些人撞到喬言。

可他想不明白喬言讓他坐地鐵是什麼用意,羞辱他?還是故意讓他難堪?

亦或者是在提醒他,如若冇有顧家老爺子,他和這些普通上下班,每日都要擠公交的上班族,冇有任何區彆!

喬言一路無言,可剛下了地鐵,顧燁霆就已經忍不了了。

“滿意了?”顧燁霆冷聲開口。“喬言……我在你心裡就如同這些人一樣,隻是靠著顧家纔有今天?”

喬言手腳發麻的站在地鐵口,直到這一刻,她才真正意識到……

從一開始,她和顧燁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

“燁霆哥!”顧家老宅門口,陸晚清已經等在那。

喬言停下腳步,手指握緊。“她為什麼在這。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