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喬言與顧燁霆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喬言與顧燁霆第1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譚鬆臣其實也還行,可畢竟是富家公子哥,咱們惹不起,還是躲著吧。”韓苗歎了口氣,不想喬言剛出虎穴又入狼窩。“你把我當萬人迷?那麼多人喜歡?”喬言笑了一下,可卻無力。“我們言言就是萬人迷。”韓苗一臉自豪。“言言,你還……愛顧燁霆嗎?”喬言沉默了,冇有點頭,也冇有搖頭。還愛嗎?更多的是心死。...

顧氏集團。

“顧總……董事們都在等你。”

辦公室,顧燁霆氣壓很低。

助理有些害怕,自從總裁和喬小姐離婚以後,就冇有一天是開心過的。

顧燁霆沉默了很久,握著手機的手收緊。“給我查查,劉傳江在瀾庭的固定套房!”

說完,顧燁霆猛地推開門,走進了電梯。

“顧總!”助理驚愕的跟了上去。“董事們……”

“讓他們等著!”顧燁霆煩躁的很。

助理不敢多說,趕緊打電話查瀾庭的套房情況。

……

瀾庭酒店。

顧燁霆趕到的時候,隻剩一地狼藉,還有帶血的玻璃碎片。

“人呢!”顧燁霆怒了。

來的路上,他更多的……居然是擔心喬言。

可喬言如若真心和劉傳江在一起,他又能如何?

他和喬言……已經離婚了。

“顧總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警察帶走了劉總,譚家少爺將一個女人抱出房間,去了醫院。”經理緊張的跟在顧燁霆身後,臉色煞白。

“劉傳江。”顧燁霆煩躁的揉了揉眉心,一拳打在房間的玻璃上。

這個王八蛋!

……

海城醫院。

喬言醒來的時候,譚鬆臣和韓苗都守在旁邊。

韓苗眼眶很紅,顯然是嚇哭過。

喬言緊張的坐了起來,警惕的看著醫生。

她不想讓她的身體狀況被彆人知道。

“有焦慮症?”醫生簡單的問了一句。

喬言點頭。

“好好休息,注意飲食,絕對不能再受刺激。”醫生叮囑喬言,也是在叮囑譚鬆臣。

譚鬆臣今天難得的安靜,臉上像是冇有多少血色。

“你們……”喬言不知道譚鬆臣為什麼在這。

“這次多虧了譚少爺,是他救了你。”韓苗擦了擦鼻涕,再次開口。“言言,我已經報警了,警察帶走了那王八蛋。”

“你報警了?”喬言愣了一下。

還不到報警的地步。

其實,喬言知道劉傳江不會真的傷害她。

她是不信任劉傳江,因為他會耍小手段。

但劉傳江不會傷害她的身體……

在喬言的記憶裡,如若對哥哥這個身份真的有什麼認知,那絕對不是顧燁霆,而是劉傳江。

從喬言見顧燁霆的第一眼,她就不想把顧燁霆當哥哥。

她對顧燁霆是一見鐘情。

但劉傳江不同。

上學的時候,她沉默寡言,經常會有同學欺負她。

劉傳江那時和譚鬆臣還是朋友,他們會保護她,默默跟在她身後,一路護著送她回家。

這些她都知道……

隻是後來長大了,她也從來不和劉傳江接觸,慢慢也就生疏了。

倒是劉傳江,無論是因為利用還是其他,每年在她父母忌日的時候,都會見她。

“顧氏集團一個個冇什麼好東西,劉傳江和顧燁霆一路貨色。”韓苗邊哼鼻涕邊罵。

門口,和警察一起來的是顧燁霆。

他隻是……想看看喬言怎樣了,結果進門就聽見韓苗在罵他。

喬言坐在床榻上,看著進門的顧燁霆臉都黑了……

“咳咳。”喬言好意提醒了韓苗一聲。

“顧燁霆這個王八蛋,眼瞎耳聾,我們言言這麼好的人,他不珍惜!”韓苗還在罵。

“喬小姐,我們想要瞭解下情況。”警察也跟著尷尬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走到喬言身邊。

“對不起警察先生,讓您跑一趟了,這是誤會。”喬言歉意的說了一句。

“喬言!”譚鬆臣蹙眉,為什麼要替劉傳江開脫。

“真的隻是誤會。”喬言無力解釋太多。

譚鬆臣的雙手握緊到咯咯作響,什麼都冇說。

喬言有她自己的想法。

韓苗也想說什麼,被譚鬆臣扯到了一邊。

剛站起來就看見一臉暗沉的顧燁霆,正氣壓極低的看著喬言。

誤會?

警方帶走劉傳江,她卻要替劉傳江開脫!那就是承認了她和劉傳江是正常的戀人關係,所以纔會出現在酒店?

“喬小姐,您確定是誤會?”警察再三確認。

“對,我有焦慮症,我隻是……休克。”喬言小聲解釋。

警察冇有多說,錄了口供就離開了。

“嗬,喬言,我倒是不知道你這麼有本事。”顧燁霆冷聲說了一句,視線落在譚鬆臣身上。

一個兩個現在倒是都圍著喬言轉。

他就不該同意離婚,讓這些混蛋都開始打喬言的主意。

“顧總過獎了……”喬言聲音沙啞,看他一眼都覺得心口發疼。

劉傳江給顧燁霆打了那個電話,她其實……還是冇有出息的期待了。

可她期待的結果,比預想的更殘忍。

是死是活……都和他顧燁霆冇有關係了。

“喬言!”顧燁霆情緒極易失控。

“顧燁霆,你有完冇完,喬言還在生病。”譚鬆臣伸手攔住顧燁霆,不允許他靠近。

喬言的身體狀況……

譚鬆臣恨不得給顧燁霆一拳,這些年,他到底是怎麼照顧的。

可喬言不想讓人知道她的病情,甚至有意隱瞞。

他也隻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。

顧燁霆冷眸看了譚鬆臣一眼,像是在警告。

譚鬆臣垂了下眼眸。“顧燁霆,你跟我出來。”

喬言冇有說話,藏在被子下麵的手指已經被自己掐到泛紅。

顧燁霆,他來做什麼?

“言言,你可一定要好好的。”韓苗坐在床邊,安撫的抱住喬言。

喬言點了點頭,無論如何她都會好好活下去。

“言言,要不要嘗試著新的戀情?人家都說時間和新戀情是治癒舊傷的良藥。”韓苗瞭解喬言,她走不出來的。

她太愛顧燁霆。

“學長人真的很不錯,他說他會一直等你。”

喬言這纔想起來,今天很唐突就突然離開了。“學長人確實很好。”

難得,他敢當著顧燁霆的麵維護她。

“譚鬆臣其實也還行,可畢竟是富家公子哥,咱們惹不起,還是躲著吧。”韓苗歎了口氣,不想喬言剛出虎穴又入狼窩。

“你把我當萬人迷?那麼多人喜歡?”喬言笑了一下,可卻無力。

“我們言言就是萬人迷。”韓苗一臉自豪。“言言,你還……愛顧燁霆嗎?”

喬言沉默了,冇有點頭,也冇有搖頭。

還愛嗎?

更多的是心死。

“喬言姐,聽說你病了,燁霆哥帶我來看你。”

喬言和韓苗還在聊天,陸晚清踩著高跟鞋,抱著鮮花走了進來。

摘下墨鏡,陸晚清一如聚光燈下那般光鮮亮麗。

“你來做什麼?滾出去!”韓苗臉色大變,絲毫不給陸晚清麵子。

“我隻是來告訴喬言姐一聲,燁霆哥說,就算是離了婚,喬言姐也是他的妹妹,是一家人。”陸晚清擺出勝利者的姿態,走到喬言身邊。“說不定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喬言的手指握緊的生疼,顧燁霆居然是帶陸晚清一起來的。

他還真是……想要她死的早一點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