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摁住花蝴蝶知乎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摁住花蝴蝶知乎第18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喜歡跌宕起伏的故事,就看小說《摁住花蝴蝶知乎》,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!主角為:薛宜年江渺,小說精選:江嘉禾死死抓住我的手暈了過去。我冇掙紮,順勢就跟著栽進泳池裡。江峰急匆匆趕過來,不由分說就是一頓罵:「她是你妹妹!你竟然要害她!「你媽媽走後我特意接她過來給你做伴!我對你還不夠好?「我都問過你意見了,你說你不介意,現在你想乾什麼?你非要逼死她是不是!」江峰越說越氣,像是眼瞎看不到我和江嘉禾明明都在水裡泡著。我打斷他,「可是,是江嘉禾把我拉下水的啊。」昂揚的怒斥戛然而止。他不可置信地指著我的鼻子,「...

江嘉禾死死抓住我的手暈了過去。

我冇掙紮,順勢就跟著栽進泳池裡。

江峰急匆匆趕過來,不由分說就是一頓罵:「她是你妹妹!你竟然要害她!

「你媽媽走後我特意接她過來給你做伴!我對你還不夠好?

「我都問過你意見了,你說你不介意,現在你想乾什麼?你非要逼死她是不是!」

江峰越說越氣,像是眼瞎看不到我和江嘉禾明明都在水裡泡著。

我打斷他,「可是,是江嘉禾把我拉下水的啊。」

昂揚的怒斥戛然而止。

他不可置信地指著我的鼻子,「不是你把嘉禾推下去的?」

我無辜地說:「不信你問他們。」

泳池這邊的人越圍越多,「對啊,我們都看到了,渺渺明明是被她拉下去的!」

江峰想求證?

很可惜,這裡都是我的人。

而薛宜年也站出來,義正詞嚴:「江叔叔,你怎麼能冤枉姐姐呢?」

薛宜年的爸媽從軍常年不在家,因為鄰居關係,而江峰又有意交好,於是從小就把他放養在我家。

他是我名義上的弟弟,也是江峰一直要小心翼翼討好的對象。

他的話一出,江峰立刻緩和表情。

「小年啊,你跟叔叔說說,這到底怎麼回事?」

薛宜年瞥了我一眼,一雙桃花眼狡黠,「是我推的江嘉禾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

江峰聞言一口氣差點冇緩上來,終於在他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裡,薛宜年站直身子,「啊,開玩笑的。

「江嘉禾自己想下水玩,姐姐可是擔心她有事纔要拉她上來的。

「誰知道她竟然把姐姐直接拉下了水。」

說到這裡,薛宜年垂下眼簾,飄忽地說了句:「真是不知好歹。」

江峰聽得臉都綠了。

我支著下巴看這場鬨劇,突然感覺手腕一緊,低頭看,此刻江嘉禾眉頭緊皺,但她就是不睜眼。

快裝不下去了呀。

我最後加了把火,「嘉禾好像不喜歡我,不如還是放她回去原來的家吧。」

一朝飛上枝頭,一朝跌落雲端。

江嘉禾最怕的不就是這樣嗎?

「爸爸……」

果然,她終於睜眼,撲簌簌地掉下眼淚,「不怪姐姐,都是我自己不小心。」

江峰心疼地立刻就要帶她走,卻被薛宜年攔住。

我歎了聲,「我還在這裡泡著,嘉禾怎麼連道歉都不說一聲呢?」

「江渺!」

江峰忍無可忍,剛想斥責就對上一群人譴責的視線。

「江叔叔,您也太偏心了吧!」

「剛剛您還罵渺渺……」

江峰的老臉掛不住,此刻對江嘉禾也有了埋怨的情緒。

直到江嘉禾屈辱咬唇說「姐姐對不起」後,他的臉色纔好了點,兩人逃難似的離開這裡。

我懶洋洋地泡在水裡冇動。

圍觀的人全部被驅散,隻剩下薛宜年半蹲在我麵前,「姐姐。」

他雙手輕捧我的臉頰,眼眸倒映水麵明明滅滅的光,「我做得好嗎?」

我仰頭笑了下,「好呀。」

他也笑,纖長的睫毛顫啊顫,聲音更低了,「那我的獎勵呢?」

不等我答,他自己低頭就蹭上我的手。

眼尾翹起,「我自己拿好不好?」

像一尾銀白的魚,滑溜又漂亮。

我伸手一拉,他就會乖順地被我拖回水裡。

「明天送姐姐份大禮。」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