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第2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小說名叫《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》,是趙紫玉魏昭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,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,劇情引人入勝。簡介:我給魏昭兩個選擇。一個是現在脫下孝服,我既往不咎。另一個則是,他穿著孝服滾去後院睡,洞房之夜,就不必了。魏昭不負眾望,果斷選擇了第二個。他要為康樂守身。他大步流星,迫不及待的去往後院。張嬤嬤愕然。「公主,您真的放他走?」「不然呢?」我示意她為我卸下沉重的珠冠。我垂眸看著指甲上的殷紅丹蔻,燭光映照下,華美非凡。可惜了。我生平第一次裝扮得如此好顏色,竟然不是為了那人。我在雲初寺的時候,認識了寧則。...

我給魏昭兩個選擇。

一個是現在脫下孝服,我既往不咎。

另一個則是,他穿著孝服滾去後院睡,洞房之夜,就不必了。

魏昭不負眾望,果斷選擇了第二個。

他要為康樂守身。

他大步流星,迫不及待的去往後院。

張嬤嬤愕然。

「公主,您真的放他走?」

「不然呢?」

我示意她為我卸下沉重的珠冠。

我垂眸看著指甲上的殷紅丹蔻,燭光映照下,華美非凡。

可惜了。

我生平第一次裝扮得如此好顏色,竟然不是為了那人。

我在雲初寺的時候,認識了寧則。

他是山腳下農人的兒子,生得一副好樣貌。

我在雲初寺的十八年,常偷偷下山找他玩耍,我們一起抓泥鰍,掏鳥蛋,捕知了,捉蝴蝶,乾儘了淘氣之事。

直到我及笄,成了大姑娘。

他忽然拘泥起來,說男女授受不親,讓我以後少來找他。

笑話!

公主眼中,可冇有男女,隻有君臣。

我命令他陪我玩耍,他無奈從命。

直到他死在我懷裡,我才明白,我這樣的人,不該有玩伴的,有玩伴就是叫他去送命。

我說,「寧則,隻要你不死,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,不管多難,我都會替你做到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寧則的眼眸中迸發出求生的光芒。

他抓住我的緇衣,虛弱求懇。

「那你幫我護著魏家,魏家倒,天下亂,你若能做到,便儘力而為,若不能,便罷了。」

魏家,他與魏家何乾?

寧則苦澀一笑。

「我是魏傢俬生子啊!」

他的母親是罪臣之後,魏相悄悄將人救了下來,私下安置,誰知一來二往,暗生情愫,有了他。

可他的存在,會將整個魏家拖下水,隻能一直瞞著,寄養在農人家。

「母親死時,不怪父親,我也不怪他,我隻是恨……」

恨什麼?

我心知肚明。

父皇弑兄上位,先皇時的許多大臣便不能用了。

那時的華京,遍地都是罪臣。

而魏家看似風光,實則是父皇穩住朝臣的手段。

如今十幾年過去,魏家的作用已在減小,若我是父皇,也是時候拔除魏家這根心頭刺了。

我咬牙,「好,隻要你活著,我答應你,我不死,魏家就不會倒。」

「好……我一定……活著」

寧則死在了我的懷裡,屍身漸冷。

那一年,我感覺到刺骨的寒意,從骨縫裡一點點冒出來,哪怕外麵豔陽高照,我心裡依舊一片冰寒。

冇多久。

母後終於想起了我,她宣我回京。

在回京的路上,我自嘲的想著,我一個無權無勢,連父母恩寵都稀薄的公主,憑什麼護住魏家?

唯一能讓我和魏家扯上關係的,大概隻有聯姻了。

我仗著初回京時,母後的那一點愧疚,張揚跋扈的要了魏昭。

一來,他與寧則一般,都是魏家棄子。

二來,他酷似寧則。

初見時,我以為自己看花了眼。

細看之下,才明白……

往事不可追,故人難再尋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