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第10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《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》是由趙紫玉所寫,講述了趙紫玉魏昭之間的故事。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:康樂的生辰宴。我和魏昭姍姍來遲。魏昭因為太生氣,跳亂了頭髮,不得已又要重新打扮,耽誤了一些功夫。總之,越是太鄭重,最後反而越慌亂。魏昭到了之後,立刻被拉到了男賓那邊。我給康樂送了禮物,便坐入女席,一個人靜靜用些東西。這京城貴女,我冇有一個相熟,我也不喜勉強自己。圈子什麼的,融不進去,就不要硬融。顯然,她們也冇有要和我融的意思。一群人圍著康樂,換著花樣的恭維康樂今日的衣著打扮,從頭髮絲恭維到腳上的...

康樂的生辰宴。

我和魏昭姍姍來遲。

魏昭因為太生氣,跳亂了頭髮,不得已又要重新打扮,耽誤了一些功夫。

總之,越是太鄭重,最後反而越慌亂。

魏昭到了之後,立刻被拉到了男賓那邊。

我給康樂送了禮物,便坐入女席,一個人靜靜用些東西。

這京城貴女,我冇有一個相熟,我也不喜勉強自己。

圈子什麼的,融不進去,就不要硬融。

顯然,她們也冇有要和我融的意思。

一群人圍著康樂,換著花樣的恭維康樂今日的衣著打扮,從頭髮絲恭維到腳上的繡花。

可康樂明顯心不在焉,聽得厭煩。

她的注意力全在男賓那邊的魏昭身上,而魏昭同樣如此。

兩人眉來眼去,癡情相望。

我似一個鎮殿閻羅橫亙在兩人中間。

幾個貴女相互使了眼色,笑盈盈的向我敬酒,纏著我說話。

「公主殿下,聽聞您之前一直在雲初寺修行,請問修的是什麼道?」

「殺生道!」

「呀,公主真會開玩笑,我聽聞尼姑和尚一向是最心善的,根本不會殺生,公主想必也是如此。」

「所以你們看我善良,打算欺負我?」

我抬眸,笑盈盈的看著她們。

看她們臉上的笑容垮塌下來,目光中幾分慌亂,旋即又浮起微笑的假麵。

這過程真有意思。

「公主這是哪裡話,我們敬重公主還來不及,怎會欺負公主?」

「就是,您可是公主啊!」

「讓開!」

我眼角餘光瞥見康樂和魏昭趁著我這邊圍滿了人,已經鑽進了小樹林。

這我豈能忍?

我站起來,目光冷冷的瞪著眼前的貴女。

幾人尷尬的站起來,卻冇有退開的意思。

是了……

不止宮中的宮女太監知道誰是真正受寵之人,這些京中長大猴子一樣精的貴女同樣知道。

公主府被封就是一個信號,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們:我這個公主在父皇那裡不咋地!

眼看一頂綠帽子就要到我的頭上。

我一腳踹飛了兩個貴女。

桌椅餐盤砸了一地。

眾人驚慌退開,我大步流星的朝著小樹林走去。

眼看著康樂淚眼朦朧地軟倒在魏昭懷中,眼看著兩人的嘴就要挨在一起。

我撿起一顆石子向著兩人的嘴巴打去。

「啊!」

魏昭捂著嘴,石子鑽進他的嘴巴。

他吐出石子,呸呸幾口,向我的方向怒目而視。

待看清是我,他又毫不猶豫的將花容失色的康樂護在身後。

這個傻子。

我慢條斯理的走過去,淡淡道,「出門前,你答應我什麼?」

魏昭紅了臉,無言以對。

我又看向康樂,「母後知道嗎?」

康樂白了臉,貝齒輕咬紅唇,我見猶憐。

我看著魏昭,「不想繼續丟臉,就跟我走。」

魏昭咬牙切齒,卻無可奈何,我的戰鬥力,他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他柔聲對康樂鄭重道,「允兒,我心非石不可轉也,從前是我顧慮家中,不敢拒婚,這段時日,我想明白了,我會求陛下讓我和離,陛下要打要罰,我都認了,我這輩子隻認你一個。」

康樂眸色乍喜,「好,我去求母後,母後若是不答應,我就……我就絕食,以死相逼。我不信母後不心軟。」

她看著我,帶著耀武揚威的神色。

是了……

連康樂都心知肚明,母後最寵愛的人是她。

我隻難受了一瞬,便笑了。

寵愛和寵愛是不同的。

康樂以為的寵愛是有求必應,萬事遂心。

而母後的寵愛則是安全為先,衣食無憂,個人的情愛和歡喜是靠後的。

我雖不在意他們,不過,當著我的麵商量如何對付我……

真當我是死人?

我淡淡道:「魏家何其造孽,生了你這樣一個冤家,你以為皇帝的女兒是大街上的白菜,可供你挑挑揀揀?康樂,你信不信母後掰開你的嘴給你灌飯?」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