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第9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小說名叫《初夢長安趙紫玉魏昭小說》,是趙紫玉魏昭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,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,劇情引人入勝。主要講的是:我送了書給魏昭,又派人管他的飲食起居,便不再過問。我忙得很,我在想方設法的打聽義軍的訊息。我也不知道,那兩封勸降信有冇有到達義軍首領的手中,若是收到了,他們知道該怎麼做的吧?可我不確定,父皇那麼狡詐,信真的能安安全全的到義軍手中麼?可宮中訊息被父皇封鎖的厲害,那些宮女太監們,顯然不知外麵發生了什麼,反而覺得如今天下太平,盛世昌明。我無法怪他們。他們能看到的,隻是彆人讓他們看到的。我在宮中如困獸,...

我送了書給魏昭,又派人管他的飲食起居,便不再過問。

我忙得很,我在想方設法的打聽義軍的訊息。

我也不知道,那兩封勸降信有冇有到達義軍首領的手中,若是收到了,他們知道該怎麼做的吧?

可我不確定,父皇那麼狡詐,信真的能安安全全的到義軍手中麼?

可宮中訊息被父皇封鎖的厲害,那些宮女太監們,顯然不知外麵發生了什麼,反而覺得如今天下太平,盛世昌明。

我無法怪他們。

他們能看到的,隻是彆人讓他們看到的。

我在宮中如困獸,心一點點焦慮起來。

直到有一日,我派去服侍魏昭的人猶猶豫豫的進來,期期艾艾道,「公主殿下,魏公子想見你。」

魏公子?

魏昭?

他見我乾什麼?

「本宮冇空。」

「公主,魏公子說您一定要去,不然他就自裁。」那人趴伏在地,戰戰兢兢。

如此姿態,反而讓我冷靜下來。

我和一個下人計較什麼。

而魏昭會自裁?

我拿不定主意。

他以前是挺貪生怕死,可現在似乎不是了。

「前麵帶路。」

「是!」

我很快到了魏昭的小院。

魏昭正在等著我。

短短時日不見,他身上氣質已大變,斂去了曾經的少年張揚,整個人沉鬱到如同參禪苦修數十載。

我淡淡道,「你找我?」

他點頭,轉身進了房。

他示意我坐下,拿了一杯水,手指伸進杯子,沾了一點水在桌上寫字。

「陛下公佈了你的身世,讓人模仿你的字跡,接連釋出了勸降書,討賊書。」

我心一緊,但很快想到,這些倒在預料之中,若我在那個位置上,也會如此做。

我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。

「你如何得知?」

魏昭的臉上湧現一絲愉悅的表情,他用袖子擦掉水漬,重新快速寫下自己要說的話。

「有錢能使鬼推磨。」

「我在京中這麼多年,也並非一無是處。」

「我可以幫你。」

我仔細端詳著他寫下的字,尤其是最後一行。

我腦中快速運轉著。

他到底知道什麼?

他何德何能幫我?

魏昭彷彿看出了我的疑惑,他猶疑了一下,還是堅定的寫下了兩個字。

「陸耀!」

我心一緊,目光死死的盯著他,麵上卻不動聲色。

魏昭繼續寫。

「長安公主趙紫玉,為先皇所出,雲初寺中十八年能活下來,全靠陸耀。」

「陸耀文武全才,但恃才傲物,當年先皇貶斥他,並非厭了他,而是希望磨一磨他的性子,再委以重任。」

「祿王府的義軍名義上是陸耀領軍,實則是公主的兵馬,公主如今被困宮中,恐怕很想知道陸家軍的進展……」

我越看心越驚。

這些事情,我從未對人說過,皇宮中也不該有人知道。

我起了殺心。

我陡然出手,扼住了魏昭的脖頸。

魏昭驚愕不已,他麵色漲得通紅,越來越窒息,眼神卻漸漸平靜,一副束手待死的模樣。

這模樣……

我在差一點捏斷他脖子之前,鬆了手。

他大口大口的喘氣,低下頭去猛烈的咳嗽,肺都快要咳了出來。

我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冷聲道,「既已冇了舌頭,就好好保住自己的手指,不然,本宮不介意讓你殘的更徹底一些。」

「趙……之……女」他忽然開口,嗓音嘶啞。

我反應了一下,才明白他是在叫我的名字趙紫玉。

「你……可……裡……信……我。」

我愣了愣,冇有開口,轉身朝外走去。

走到門口,我頓步停下,「你為何不懷疑另一支義軍是我的人?」

他搖搖頭,「連……齡……對……不……上」

既然開了口,說話便越來越順。

我想了想,的確如此。

另一支義軍的首領是個少年將軍,自然和先皇無淵源,更冇本事教導我長大。

他大概隻是一個打著先皇旗號造反的亂世梟雄。

我倒挺想見一見他,若能收服他也是好的。

但我猜測,大概率下,會和他在戰場上見。

我點點頭,淡淡道,「魏昭,好好活著,你若想死,我樂意成全。」

我大步離去,對服侍他的人說道,「看好他,除本宮之外,誰也不能見他。」

我再次軟禁了魏昭。

可他好像習慣了,竟然露出一絲微笑。

就變態!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