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半路親人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半路親人第7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我很小的時候還算活潑,越長大越沉默,整個人又自卑又倔強,除了學習以外,唯有頭髮算得上我青春期一點點隱秘的驕傲。我的頭髮濃密黑亮,很多人都誇我頭髮長得好。那天我回家的時候,看到收頭髮的人在院子裡跟我爸抽菸。他看到我的頭髮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熱切地說道:「這頭髮好啊,能賣個好價錢。」他說了個數,我爸答應了。我從頭到尾連個說不的權利都冇有,就被我媽按在了板凳上。我媽說:「頭髮冇了還可以長起來的,你不是想要...

我很小的時候還算活潑,越長大越沉默,整個人又自卑又倔強,除了學習以外,唯有頭髮算得上我青春期一點點隱秘的驕傲。我的頭髮濃密黑亮,很多人都誇我頭髮長得好。

那天我回家的時候,看到收頭髮的人在院子裡跟我爸抽菸。

他看到我的頭髮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熱切地說道:「這頭髮好啊,能賣個好價錢。」

他說了個數,我爸答應了。

我從頭到尾連個說不的權利都冇有,就被我媽按在了板凳上。

我媽說:「頭髮冇了還可以長起來的,你不是想要一套那個什麼書,賣了頭髮給你買一套。」

那是一套中國名著,我在新華書店已經看過好幾本了。價格太貴,我也不想買。書看過了,記在心裡就好,不一定要擁有。

我沉默了一會說:「媽,給我買個錄音機吧。」

我那會兒以很好的成績考到了市一中,免除了三年的學雜費。也是到了城市裡,我才知道原來有錢人居然那麼多,大家的學習水平也差很多。我的英語太拖後腿,尤其是聽寫。如果能有個錄音機,我一定能提高英語成績。

隻是家裡條件的確一般,我弟也上學了。我爸打零工,我媽種地,一年也賺不了幾個錢,我實在開不了那個口。每次跟家裡要錢,總有一種羞恥心壓在我心上,讓我難以開口。

生活費我爸也會給,每次給的時候都得罵兩句:「上完高中就彆唸了,像你這麼大的女娃娃都出去打工掙錢了。花這麼多錢供你唸書,將來還不是要嫁人!」

頭髮賣了一個很好的價格,我週末在家乾活,我爸媽去城裡了。

我一直盼著他們能給我帶回來一個錄音機,從白天盼到天黑。

我甚至想好了,以後儘量省出錢買磁帶。

如果能拿到競賽獎學金,一定要偷偷買一盤周傑倫的磁帶。

那樣的話,我也可以跟同學討論我最喜歡他哪首歌。

我聽到大門的動靜,噌的一下子就躥起來。

那種即將收到錄音機的雀躍,幾乎把我燃燒起來。

我衝出去的時候,王家棟也跑過來。

他一臉的興奮,朝著我使勁兒晃悠腳,興沖沖地炫耀:「王小甜!看見了冇,見過嗎?喬丹籃球鞋,新買的!羨慕不羨慕,我週一穿到學校去!」

我爸媽手裡就拎著個裝鞋的袋子,其他什麼都冇有。

王家棟還在開開心心地說:「你頭髮也太值錢了吧,趕緊長長,再給我買一套籃球服吧。」

他太開心了,嘴角咧露出了那顆蛀牙。

我看著他明晃晃的笑容,憤怒朝著腦子裡衝。

我幾乎冇有任何思考,朝著他那雙籃球鞋上狠狠踩上去!

一腳!兩腳!三腳!恨不得直接給他踩爛了!

王家棟反應過來,伸手推我。

我抓住他的手,朝他扇了兩個巴掌。

我爸幾步衝過來掐住我的胳膊,狠狠地朝著我的頭打了兩下,怒罵道:「瘋了!好好的糟蹋東西,這些可貴著咧!」

我感覺我已經失去了理智,用儘全身的力氣去反抗我爸,眼淚嘩嘩地往外流,歇斯底裡地吼著:「賣了我的頭髮給王家棟買鞋!你知道我在學校過的啥日子嗎?我一個星期一個肉菜都不敢吃,撿同學冇用完的筆芯用!習題冊都是看彆人的!我連衛生巾都是省著用,每個月來月經我都害怕,因為這個錢省不下!」

我爸被我吼得先是一愣,而後變本加厲地打我!

他像是被挑戰了一樣,惱羞成怒,神情凶狠,隨手拿起邊上的笤帚抽我,「我看你是唸書念得心大了!少你吃了,還是少你穿了!這學也彆上了,明天就去打工!養你這麼大,也該補貼補貼家裡了!」

那晚,我被打得一聲不吭。

我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失望,如果一開始就說要給王家棟買鞋,我也不會那麼期待。

可是我冇想到,在體會過失望後,我還要經曆絕望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