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半路親人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半路親人第1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紙醉金迷的生活,是最容易讓人迷失自己的,住進房子第一天,王家棟就直呼爽,拍了九宮格發朋友圈。他的朋友說他:又不是你的房子,瞎激動什麼啊。王家棟回覆他:你懂個屁,我姐的就是我的。冇過幾天王家棟就辭了快遞的工作,他說這樣的工作,現在已經配不上他的身份了,然後冇錢了就跟我要,而我也從來不吝嗇,他問我要多少,我便給他多少。這樣的日子,如果不是我精心策劃給他們安排的,該是多麼美好的生活啊!可惜,他們不配!在...

紙醉金迷的生活,是最容易讓人迷失自己的,

住進房子第一天,王家棟就直呼爽,拍了九宮格發朋友圈。

他的朋友說他:又不是你的房子,瞎激動什麼啊。

王家棟回覆他:你懂個屁,我姐的就是我的。

冇過幾天王家棟就辭了快遞的工作,他說這樣的工作,現在已經配不上他的身份了,然後冇錢了就跟我要,而我也從來不吝嗇,他問我要多少,我便給他多少。

這樣的日子,如果不是我精心策劃給他們安排的,該是多麼美好的生活啊!可惜,他們不配!在他們獲得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經標明瞭價碼。

將這一切安排好之後,我不想在他們麵前虛與委蛇,所以每天早出晚歸。

所有的事情,都在按照我的預期進展,王家棟問我要錢要得越來越頻繁,我就裝作煩了,跟他說:「以後我把錢放在爸媽那兒,你要花錢跟他們要。」

王家棟樂得開懷,覺得跟爸媽要錢就是小事一樁。

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但凡有了裂縫,後麵就很複原,尤其是和錢扯上關係。

畢業演講上,王家棟為了向我表忠心,主動撕開了和爸媽的關係。

後麵這舒適的生活中,隨著我給王家棟錢的次數越來越多,他從爸媽那裡拿到的越來越少,這個關係的裂痕也被他撕得越來越大。

「你們有什麼資格管我?我吃的是我姐的,住的是我姐的,你們也配乾預我的生活?

「要不是你們當初把我姐逼走,我這四年至於過得這麼慘嗎?說不定早就住上大房子,過上現在的日子了!

「你們再跟我逼逼叨個冇完,信不信我讓我姐把你們攆出去?你們也不想想當初是怎麼對她的!要不是我跟我姐的關係處得好,你們也能住在這裡?你們要明白,是沾了我的光!」

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些話從王家棟的口中說出來的次數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過分難聽。

這些話也像刀子一樣,一刀刀地割在我爸的心頭上,這麼多年,他可是把這個兒子當寶來養的啊,當初要不是為了這個兒子,他也不至於把我賣了!

可現在,換來的是什麼?

再熱的心,也會漸漸寒下去。

再加上金錢矛盾的催化,

隨著王家棟問他們要錢的次數越來越多,他們之間的矛盾終於升級。

終於有一天,王家棟對我爸媽動手了。王家棟現在花錢越來越大手大腳,還談了個女朋友。他各種貸款軟件都借了個遍,到了還款的日子跟我要錢,我裝作冇聽見。

我在監控裡平靜地看著他,像個狗急跳牆的暴徒,把我爸推在地上去搶他手機。

「老不死的!還藏著錢是吧?我姐說這個月給了你兩萬,我纔跟你要了一萬五,你就捨不得給我了。」王家棟搶過手機怒道,「手機密碼還改了,你防著我有意思嗎?」

我媽扶著爸,道:「剩下那五千,我跟你爸還要吃喝,不能全給你了。」

「我姐真是讓你們好日子過慣了。」王家棟抬手就給了我媽一個耳光,哼道,「告訴你們,將來我姐給了你們多少錢,一分都彆藏著。將來你們老了,她嫁人了,還不是我給你們養老。現在給我藏錢,將來你們睡大街吧。」

我媽被他打得跌在沙發上,「都說養兒防老,我們辛辛苦苦,為什麼就養出這麼一個兒子?這是咋回事兒啊?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啊!」

她想不明白,就像當初我問她長大真的就會變好嗎?嫁人之後就會變好嗎?她說會,但其實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一樣。

所以,我其實並不怪她。

我爸最終還是妥協了,把手機密碼告訴王家棟,他轉走了最後五千塊。

王家棟抖著腿說:「這房子可是寫著我姐的名兒,將來她嫁人了,就是她老公的,咱們王家到時候什麼也撈不著。我勸你們也好好給我姐吹吹耳旁風,把房子過戶給我。小倩懷孕了,她說了,冇房子就把孩子打掉。她肚子裡還是王家的金孫,要給王家繼承香火的。」

拿到錢的他得意洋洋的,高高在上地等著我爸媽妥協。

王家的獨苗,王家的香火,養老送終的希望,這些以前統統都是我爸媽的軟肋,也是他從小到大做所有事情的依仗。

我在監控裡麵將這些儘收眼底,等家裡的一切都平靜以後,才拎著宵夜走進了門。

他們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我媽把熬好的湯端給我。

我爸吃著燒肉,就著小酒。

王家棟樂嗬嗬地說:「姐,小倩懷孕了,住在集體宿舍不方便,能不能讓她搬來咱們家啊。」

我笑眯眯地說道:「那你可得問問咱爸媽,前幾天我跟咱爸說了,打算把房子過戶到他名下。還有啊,我上個月給咱爸把生活費也漲了,他現在年齡大了,也得有交際費。」

我看到我爸眼皮子猛地一抖,手裡的筷子吧嗒一下子掉在桌上,而王家棟則皮笑肉不笑地盯著我爸媽。

曾經啊,對王家棟毫無保留付出的爸媽,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心思。

吃過宵夜以後,我跟他們說要出差幾天,「爸,過戶的手續我都辦好了,就差你去辦手續了。這幾天你要是冇啥事兒,就去吧。」

我又囑咐我媽:「媽,我房間裡放著公司的重要東西,這兩天就彆給我打掃房間了。」

王家棟聽了嘻嘻一笑:「進門就看到你拎著個大包,啥好東西啊,你這麼緊張。」

我隻是說:「彆瞎打聽。」

我安排好家裡一切就去出差了,但實際上我並冇有離開這個城市,因為接下來的一切,我要睜大眼睛,近距離親眼看著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